博物馆奇妙夜

时间:2018-12-15 12:46:50 | 作者:蔡鹏翔

迈进博物馆的大门,我再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这梦幻般的博物馆,来感受着属于我的博物馆奇妙夜。为什么是梦幻般的博物馆呢?因为每天夜晚都会有一位古人从自己的画像中走出来。

“昨天是伽利略,今天又会是谁呢?”我喃喃自语道。接着我便在博物馆中来回走。忽然,一个熟悉的面孔吸引住了我,我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他的名字,啊!拉瓦锡,那个被后人称为近代化学之父的安托万·洛朗·拉瓦锡!我曾经在化学课上学到他对空气组成进行的实验。他把少量汞放在密闭容器中加热12天,最终得出空气由氧气与氮气组成,氧气约占空气体积的1/5。

我将他叫住,问他:“请问您是安托万·洛朗·拉瓦锡先生吗?”他点点头。“太好了!”我惊叹道。与他聊了起来。我向他询问了许多关于他生活的年代的事情,以及他所做的实验的细节等。通过与他的交谈,我更加清楚地了解了他的研究内容:对于用定量试验的方法测定空气成分的实验。他告诉我,他先把少量汞房子密闭容器中加热12天,发现部分汞变成了红色粉末,同时空气体积减少了1/5左右。通过对剩余气体的研究,他发现这部分气体不能供给呼吸,也不能助燃,他误认为这全部是氮气。他又把加热生成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的红色粉末收集起来,放在另一个较小的容器中再加热,又得到了汞和氧气,且氧气体积恰好等于密闭容器中减少的空气体积。我告诉他通过现在的科学手段测得空气中不仅有氮气、氧气,还有许多种稀有气体,如氩、氦等。他听到我的话后半信半疑。

在我问道他为什么被斩首时,他颤抖了一下,面容愁苦地告诉我:在1794年5月8日他被法国人民以革命的名义送上了断头台。当他向人民法庭要求宽限几天执行以整理他最后的化学实验结构时,得到的回答是令人毛发悚然的断喝:“共和国不需要学者!”。我不禁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段话:“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吧转的年代;是拉瓦锡被推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我告诉他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为他讲述了许多关于现代科学的产物:原子弹、智能手机、地球卫星、宇宙飞船等“神物”时,他更是瞠目结舌。

转眼间已经早晨了,到了应该告别的时候了,我向他道谢,瞬间他便消失了,在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他的微笑。我还沉浸在与拉瓦锡对话的时刻。与古人的对话,让我充分意识到了今天思想自由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