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手,一段生活

时间:2018-12-16 13:47:00 | 作者:沈长春

记得在我五六岁时,每到周末时就去外婆家里玩,那时我总会看到舅舅忙碌的身影。

舅舅在外婆家附近开了个修车铺,什么自行车、三轮车、电瓶车、摩托车之类的对他来说都不在话下。每次看到舅舅时,他总是穿着一件蓝色的工作服,满手黑黑的油污,忙着给眼前的那些车辆维修。

这一天一大早,我闲着没事就往舅舅的修车铺跑,舅舅正在收拾场地。不一会儿,一位顾客推着自行车过来了,看样子应该是车胎破了,漏气了。舅舅忙放下手里的活迎上去和顾客交谈。谈好价格之后,舅舅便用自己那双已经黑得看不见纹路的双手修理车子了。

舅舅先将自行车放倒,用他那粗大却灵活的手指快速地扭开固定轮胎的螺旋钉。拆开螺旋钉后,舅舅轻松地卸下了内胎,用打气筒打满气,然后端来一盆水,将轮胎小心地放入水盆中转动着,原本清澈的水一下子多了几团灰色的污渍,那灰色的污渍四处乱闯,不一会儿整盆水都变成了深灰色。

不一会儿,水中冒气了小气泡,看来是找到漏洞了。舅舅赶紧将轮胎从水中拎出来仔细端详着,看看漏洞的具体位置,丝毫不管轮胎还不停地往下滴着水,滴在他那洗得泛白的蓝色工作服上。

终于找到漏气点了,舅舅拿起打磨器将漏气点四周反复摩擦,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使表面脏物去掉,并磨平表面,避免等会儿贴胶片后不合而脱落。

舅舅的双眼一直凝视着漏气点,仿佛这轮胎是他世界里的全部。他的额头上沁满汗珠,一颗颗汗珠晶莹剔透。

终于,舅舅将漏气点打磨好了,三下五除二地将胶片贴上,动作干净利索。接着,他将内胎重新放回去,再将自行车打足气,一切就完工了!

顾客在几番感谢后,付了钱就骑着车子走了,我忍不住对舅舅说:“舅舅你的手也太巧了!就是——”“就是什么?是不是嫌活儿太小了,还做得那么累?”

“嗯。”舅舅看穿了我的想法,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舅舅用白毛巾擦了擦汗,笑着说:“活儿虽小,但好歹也是手艺活啊!毕竟三百六十行,哪一行都缺不得,总要有人去做这些事。”

后来,当我8岁时,开始上作文补习班了。因为补习班比较远,我们要先走一段路才到车站。因为外婆年迈,所以送我去车站的任务就落到舅舅身上了。

记得那次是舅舅第一次牵我的手。这双手粗糙、厚实、布满老茧,是他长年累月修车留下的痕迹。这双手很有安全感,后来舅舅每次接送我时,只要一牵到这双手,我的内心就觉得特别踏实。我觉得这双手在向我传递一个信念:脚踏实地做人,光明磊落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