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香

时间:2018-12-22 10:24:38 | 作者:何昕展

那字里行间的淡淡墨香,如朝花,沁人心脾。

又如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女子,若隐若现中,四周轻烟弥漫。

小时候对书信并不感兴趣,只觉得那极耗时间。不过,一排排整齐的方块字,随着淡黄色的信笺,却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通信崛起,时光流逝,也就将其淡漠在光阴的茫茫戈壁中了。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只是一首诗,勾起了我对书信最初的认知与兴趣,便拿起一笺信纸,为好友写下。

见字如面。

突然就淌下两行清泪。多少年未见过她,而她的脸庞也早已模糊不清,笔尖优雅地在纸面舞蹈,这也许是最好的方式,倾诉我的心声。然后,信,就伴着清淡墨香,与浓浓思绪,投入信筒。我爱上了这种方式。

门前的信筒空了又满,满了又空,正如我的生活,一些总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会散去,一些则继续前进。书柜上犹有余香的信,如一位守护者,坚定地守望在那里;似一座灯塔,提醒我,不忘初心。

不知是第几次投入。一位妇人恳请我帮她写信,她盼望着儿子的归来。我想,在烽火连天的时代,一叠家书,伴随着亲人的乡愁,就是家人的心爱之物吧。我越发迷恋这种畅诉衷肠之感。

我依然快笔如飞,同学陪着我,一只手则不慌不忙敲打着手机,时不时发个语音,发张图片,悠闲自在。不一会儿,就放下手机,见我仍笔耕不辍,好奇又带有点嫌弃:“都这时代了,你还写信,看我,多方便!多快!”我只是笑笑,她并不懂,我只是流连,纸张的清香,墨水的芬芳。

一封信,可以是一段友谊,也可以是一种牵挂,更是一种纪念,一种留住生活的方式。

见字如面,展信如晤,字里行间,处处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