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向苍天

时间:2018-12-22 14:17:51 | 作者:汪陆颜

孤独不是孤单:孤单是人性缺陷,孤独是没有人能懂。孤独是安静的心,包揽着红尘的事。

八月的亚丁依旧群山环绕,只是抬起头来费力地看着,会看见白色峰顶之间的一漏蓝。

不由得想起他们了。

朝拜的善男信女有着红石榴般朴实的脸,三步一拜地对他们的信仰和天地进行最原始的感谢。于是即刻地产生敬意,对着那些逐渐沾上淡红褐色血斑的额头敬畏地仰视,情不自禁想要去跟着做些什么,却又猛然惊醒,感到内心深深的无力的悲哀。

孤独必是思想奇特,超然物外,行走滚滚红尘:不与众流俗,繁尘纷扰。这些锲而不舍行走在通向苍天的路上的人一下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了。苍天给予他们平和静默的心,他们是从世俗逃向界外的天空之子,带着赏赐的笃定的平和的心态,继续保持着跪拜的姿势,一路向前。他们的沉默是一株莲,浅浅而开,淡淡而落,不需要你驻足,只需要你远远观之。

孤独必然沉默,沉默却不是寡言,而是慎语。顶天如巍巍青山,立地如绵绵弱水。

而此时的眼前,亦是青山绿水。天空就那样赤裸裸地展露在日光下,再也不是波罗的海琥珀般的闪亮蓝色,却是纯澈干净透着孤独的浅色瓦灰。

一行人尖叫着欢呼着向着蓝峰雪山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冲去。眼睛却永远向着穹空。没有人知道自己复杂的内心,唯有天空使人解脱罢了。孤独是一首诗,没有言语与之诉说,只有文字可以表达。不需要别人知道,只需要天空能懂。忽然念起李白,他面对着敬亭山时一定有想哭的冲动吧,一如此刻。

托尔斯泰传的结尾是他出走逃向了离家有着漫长路程的阿斯塔波沃火车站。茨维格在自己的著作中称之为“逃向苍天”。晚年托尔斯泰由于反对农奴制而被妻子儿女视为异类。他只守一怀恬淡,物欲横流;只着一袭布衫,饕餮盛宴:只食粗茶淡饭。这是他客死异乡的最后快乐罢:逃向苍天,拥有充满自由的孤独。

孤独极少为人理解,有时在谈笑风生的面具下。总是有逃向苍天的冲动,因为不被人知。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孤独跪拜的信徒,愤怒出走的托尔斯泰,又如孤独在亚丁蓝峰的小小的人儿,这就是逃向苍天。

我向着远方的天空的天空奔去,仿佛可以追上它的脚步。逃向苍天,而来弥补孤独。天空使人平衡,使人失忆。

那就逃向苍天吧。繁华三千落尽,不过昙花一现。世间风生水起,我亦踽踽独行。

不是的,我与孤独和苍天同在。我是自由的信使。

我逃向苍天,我并不独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