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其中

时间:2019-01-15 12:56:32 | 作者:王怡锦

父亲是个古镇迷,所以我也跟着去过不少古镇。古镇冰冷的墙壁上刻着自我介绍,诉说着自己曾经或辉煌或暗淡的过去。可行走在重庆龙溪这样一个并不是景点的古镇里,我好像能够真真实实地看见好多正围在火炉边的家庭,好多顽皮的小孩。尤其是有一个女孩,我看见她一年四季穿着同一双鞋,从街头的这边一直向另一端奔跑。跑着跑着,周围的环境从炎日到了雪花,她呢,则从女孩到了为人妻母。

那个女孩是我外婆。

龙溪并没有富丽堂皇的大门,路边还堆积着冬日未化完的冰,入口仅是一条泥泞的小路。古镇四周被一层刚刚淹没完石头的水包裹,水并不深。潺潺水流声隽永而绵长,穿透几十余年积满尘灰的光阴,翻越千山万岭,直至内心的河岸。

现代的摩登鞋底与古老的石板地产生摩擦,发出的擦擦声音惊到了极少数的现存居民。他们像被惊吓的小猫,胆怯地打开门,将头探出来,眼珠左右转动打探着我们。等着一位老人眼里升起一丝丝惊诧,如湖水被鱼脊划破时泛开的涟漪,又一下子豁然开朗,指着外婆的面庞,握紧她的双手,细细回忆起儿时的趣事……外婆很小就开始帮家里煮饭。我偷偷在想,她会不会和我小时候一样,提鸡蛋摔得一地蛋黄。说起来这件事还被妈妈笑话到现在。前方转角处锈迹斑斑的邮局,让我不自主地前去寻找有没有挂在门口的牛奶盒,因为想着这房子会不会和东野先生笔下的解忧杂货店一样。答案当然是没有牛奶盒了,即使有,也不会时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光倒流再开张了。毕竟岁月不是小说里的那样,它是往前走的啊。

外婆的小学至今也在,是个两层的小院子,没有几间教室。一棵5个人都抱不拢的黄果树立在校园中间,像位热爱故土的老者,垂下来的枝条是他百年来留下的胡须。想必他一定有说不完的故事,孩子们曾围着他捉迷藏、做游戏、在夏日乘凉……后来小孩子们远走高飞,只留下他孑然一身守护着这片土地。

再后来,等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指着一家人户,悄咪咪地说:“这家人以前非要给我介绍个当兵的,那人又好又帅。可我父亲担心跟着当兵的日子不安稳,也就算了。”即使彼此心中有过层峦叠嶂的情绪,也翻过一座座山丘。但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大家慢慢都在靠近自己理想中的人生。我慢悠悠地拍着照,外婆一下走出好远。慢吞吞爬过来的黄昏给她的背影涂上了一层蜂蜜的色泽。

在好久好久之后,她已经老得满头白发,还牵着心爱的人儿,再回到了这里……我是00后,离龙溪人气鼎盛的年代太久远了。本以为会错过祖辈们的老故事,可那天下午,外婆牵着我的手,指着每一个地方,一字字给我讲述关于龙溪,她所拥有的记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能参与到你的过去,行走在你的曾经,也不过是我太幸运。

重庆是座山城,山峦衔着落日,街道上亮起零星的灯火。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外婆的龙溪,和没有见龙溪的外婆,在今晚这静谧的夜里,你们各自会梦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