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课堂

时间:2019-01-23 13:56:24 | 作者:郭祖壕

“累死了。”我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同时把手头这批砖搬运好,脱下湿透的汗衫,披在肩膀上。

突然嗅到了一阵扑鼻的香气,哦,到中午的饭点了。摸了摸已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我看了看还在不远处和水泥的老阿公,准备走过去叫他一起吃饭。

其实我现在本应该是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小说,享受空调带来凉爽的。我不记得当初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在暑假里体验生活,积累写作素材,于是向姑丈请求把我调到他所负责的建筑工地来做搬砖这样的苦力活。想到一个中学生要在这样毒的日头下光着膀子干活,心里有点憋屈。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让我先填饱肚子吧!在不远处的阿公看我走过来,也停下了工作,随着我一起走向餐车。

我点了一份汤和两个菜,共花去二十五元,而阿公只花了四元钱买了一份最普通的炒白菜,素净得没有一丝油星儿。工地上米饭可以免费供应不限量。我第一天来时就被阿公一盘菜六碗饭的“壮举”给惊到了,他笑称自己活多饿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得快,只有吃这么多才有力气干完一天的活儿。

我曾问过阿公为什么不多点两个菜,当时我问得很大声,完全没有顾虑到他的窘境,连站在远处的较年长的工友对我使眼色都没看懂,但阿公似乎并不在意,他很坦然地承认自己的家境不好。

“我在这里一天工资能挣两百元,除去吃饭等花销也只剩下一百八十多块。我的孙女成绩特别好,在私立学校读书,”说到孙女的时候,阿公由于生吞米饭而拧成疙瘩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语气也柔和了许多,“她爹妈去的早,什么都是我供着。她那个学校每学期生活费、学费等等要好几千呢,我这里还要交房租,不省一点怎么拿得出来。”

至今我仍能清晰地记得这段话,每每想起来还是很暖心,正是阿公的这番话,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因为他,工地就变成了另一个课堂,不教几何代数,只讲人情世故和生活真情。

我和阿公找了两堆砖头坐下来,我把自己的菜和阿公的放在一起,又拿来两个汤勺放入汤碗里。

“阿公,我们一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