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鸡汤

时间:2019-02-02 10:33:52 | 作者:李晨汐

走过大海,喝过鲜美的蛤蛎汤;走过丛林,喝过香醇的菌子汤;走过边疆,喝过浓厚的羊肉汤。但在我心里,只有那一碗有老姜提鲜、起锅放盐的鸡汤能让我沉醉。

小时候,特别喜欢喝外公炖的鸡汤。在一个午后,我总喜欢站在一旁,看外公把洗净斩好的鸡一块块丢入锅中,再切几块老姜,放在里面。静等几个小时,当鸡汤的鲜香钻出厨房,熟门熟路地叩开爷孙俩的房门,鸡汤就可以出锅了。

落日的余晖被纱窗滤下,碎成一粒粒的。阳光抚平外公的眼角,钻入准备撒入锅中的、亮晶晶的盐巴,戳破鸡汤中咕噜噜的气泡,使鸡汤也有了阳光的味道。外公舀出一碗和阳光一个颜色的鸡汤和孙女一起享用,两个人的手上、嘴上都吃得全是油。相视一笑,便沉醉到鸡汤的鲜美之中。

后来,外公一天天变老,直到不得不住进医院。记得那还是一个午后,阳光透过医院的纱窗被筛成一粒粒的,无力地掉落在弥漫着消毒水味儿的地板上。那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生离死别,只是纳闷外公为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什么不给我炖鸡汤了。我站在病房门口用挥挥手,笑笑,外公轻轻地向我挥挥手,笑笑,然后我便转过身,走出了医院。只是没想到那次的挥手,竞成了诀别。

葬礼上,我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我再也喝不到曾经那一碗能让我沉醉其中的鸡汤了。我只是站在那,眼睛又干又痛。但我知道。那是一种无法接受的痛苦和恐惧。

再后来,我又喝过许多人做的鸡汤。外面饭店做的,爸爸炖的,妈妈熬的,但它们无论在配料上还是做法上与外公的那一碗鸡汤有多麽相似,但我再也没有喝到过一碗味道像那碗能让我沉醉其间的鸡汤。其实我心里很清楚,那碗鸡汤永远都不可能被复制了。

多少次在梦中,那股鲜香从记忆深处找到一条陌生的路,叩开我的梦境。沉醉于那股鲜香,我很想找回记忆中爷孙俩一起享受鸡汤的那一幕。但现实和梦境中总隔一层纱窗,让我看不清前方。

外公,你能再为我炖一次有老姜提鲜、起锅放盐的鸡汤吗?我想再和你一起,沉醉于那一碗鸡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