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

时间:2019-03-22 13:21:16 | 作者:栾铭雨

外公住在一片宁静的青山上。外公亲手在山上种下了一大片油菜田。每年清明与母亲回去,恰能逢上油菜花开。对于我这个爱花的姑娘,那大片大片的花田,自然成了我的乐园。

我最爱让母亲骑着车带我上山。沿着一条幽僻的小径,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车轮轧过由凋零的竹叶堆积成的席子,“咯吱咯吱”的,颇有趣味,为幽静寂寞的竹林增添了一丝生气。时间久了,便觉出密密的竹林似乎有些昏暗无聊,这时,一大片鲜绿的菜畦便突然映入眼帘,颇是明亮,可谓是“便觉眼前生意满”,心里也多了一份明快。

约莫一刻钟的路程,才又路过菜地,终于看见了那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心里自然也充满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跳下车,扑进那花田,闭上眼,深深地吸气,一股清淡却又不失韵味的奶香扑入鼻中,沁人心脾。那花香是甜的,宛如蜂蜜一般柔和香醇。随着袅袅春风拂面,阵阵花香如浪一样萦绕在我的身边。我的心,也随即静下来,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了浮躁,没有了怒气,全都是安详与愉悦。慢慢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更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加明亮,更加清晰。那一片醉人的金黄,随着春风的抚弄,轻轻的摇摆;那有高有低的花枝一起轻轻地摇拽,恰似那涌动着的金色的海浪。我在花田里漫步,就像在粼粼的水面上荡漾。

伸起左手,折一串油菜花,擎在面前,细细地端详:那股淡淡的香气,那抹明亮的黄色,突然使我感到这油菜花似乎有些苏小妹那种活泼而又不失内涵的神韵了。

我擎着那串花,顺着田埂跑上去,调皮地把花插在正在后山采茶的外公的头上,母亲似乎有些责怪,可外公却不恼,反倒和蔼地笑笑,牵起我,缓慢地,缓慢地走进花田,用他那竹枝一般枯瘦的手,也折下一串油菜花,别在我的发绺间。我开心地笑起来,指指外公头上的花,又摸摸自己的发间,再一次明朗地笑着,外公也笑了。

如今,已是五年过去。外公也不再能牵起我的手,走进那片油菜花田了,而只是成日地歇在床上。我多希望,他能再一次将那油菜花别在我的头上,冲着我,露出那疼爱而又慈祥的笑容。

对我而言,那油菜花不仅是最美的花,更是我对于故乡与故乡人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