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长

时间:2019-04-07 15:13:09 | 作者:爱因撕毯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题记

我独步在广富林郊野公园的小道上,天一直是这样,闷得厉害,偶尔有一阵风袭来,带起的地面上的沙沙的落叶划过我的脸,痒的厉害。

好不容易地才瞅见俩人影,凑得贼近,起初以为一对伴侣!他们俩呀,走得贼慢!

啊,完全符合我的推测。我只好低着头,扫着地上的落叶,以表达我的羞涩。

结果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近,没忍住又瞅了一眼,现在完了——俩男的。但突然又想成了“同性恋”,但我错了。

他们竟直呼我名字,于是我便才一眼认出来了他们,是张三和吕蒙。

他们就是这样,平时总粘在一起,经常还带上我。

这回给撞上了,正巧一路上没人聊。于是咱三又缠上了……

我们似乎是在这块巴掌打的地里绕圈子,又聊天聊地,小到夸克粒子,大到宇宙悖论。

秋风拂过,不再那样闷人了,也不痒了。

“去瀑布!去瀑布!”吕蒙指着那块巴掌大的地图喊道。实际上要跨整个公园,估计得有五六公里。

张三嘴里反对,说太远了,说剩下的活动时间太短了。其实走在最前头的便是他。

一会儿,张三抓过吕蒙手上的地图,很快开始盘算着路线,就这样走过了半个公园,前面出现了三支小岔路口,然而如此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巴掌大的地图岂看的来?时间也在飞逝着,我提醒他只剩下半小时了。

张三也许因为我的这么一哟嗬,便急了,于是随便选了一条小路,便带我们跑去。

秋风刮去了吕蒙的草帽,他赶紧扑过去,赶紧擒住被风戏弄的帽子;而我则是像只猴子似的抓着瘙痒的皮肤;张三则是拼了命似的赶路……

张三一直这样赶路,我们也一起着他。

直到路尽头的那堵墙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其实在岔口的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殊不知已经偏离了目的地好远好远。

张三只是钝在那儿,用空洞的双眼望着小道尽头的那堵墙……

“走呀!再不走就完了!”我直催着着张三往集合点赶。

张三这次跟在最后面,而这次拼了命赶路带头的是我。回去的路上,张三一语不发。

风是迎着我们扑来的,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这段回去的路很长很长……

最终我们还是迟到归队了。

归程的车上,我塞给张三一包山楂片,而他慢慢悠悠地接过,又潦草地啃着……车一晃一晃的,把他手中的山楂片撒了一地……

我看向他,而他也斜向我,相叙一笑……百媚生!哈哈!

我想他不会忘记这个秋,虽一脸沮丧,但兴致依旧。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这,便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