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冠花

时间:2019-04-13 10:48:52 | 作者:陈浩宇

“精彩十分佯欲动,五更只欠一生啼。”宋朝诗人赵企形象的写出了鸡冠花形态的逼真和完美。第一次见到它,还是去年暑假回奶奶家时。房前屋后,一大片一大片的。绿中泛红的叶子,又窄又长,层层叠叠。边缘十分光滑,叶尖一顺而下,一片挨着一片,密密匝匝。花茎粗壮挺直。同叶一样,有一点呈红色。紫红的伞状花冠,在一丛碧绿中骄傲的挺立着,绽放着,像一团团火焰。我情不自禁地赞叹起来,妈妈问我:“你看这种花像什么?"我认真地看了又看,只见有的一朵花单独开放,像鸡冠,像手掌,像扇子。有的一簇簇小花堆在一起,像绣球,像宝塔,像糖葫芦。用手轻轻一摸,既像丝绒布,又像毛茸茸的红地毯。花瓣儿很肥厚,重重叠叠的挤在一起。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一阵风儿吹过,叶子漾起波纹,婀娜多姿的花被茂盛的叶子托着,也热情洋溢地跳着欢乐的舞蹈,我深深的陶醉了,那时我才知道这种因形得名的花---鸡冠花。

刹那间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棵鸡冠花,穿着绿裤红衣,在风中翩翩起舞。那一刻,我就是个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舞者,好像鸡爸爸领着鸡宝宝在风中学跳舞呢。我把我们新学的鬼步舞教给他们,他们有的跳起来得心应手,有的抓耳挠腮,还有的左右不分,不过大家都跳的不亦乐乎,我也教得得意洋洋。忽然妈妈的一生呼喊,把我吓了一跳,一不小心我歪倒了。一大片鸡冠花被我压的断的断,折的折,我心如刀绞,一边埋怨妈妈,一边嚎啕大哭。妈妈一边扶我起来,一边安慰我:“没事的,鸡冠花可不像别的花那么娇气,不相信你过几天再来看看,它不是一般的坚强。”我半信半疑,还让妈妈帮我一起用小棍子,把那些残不忍睹的花支撑起来,又给他们交足了水,我天天跑去看他们,真的,他们没有一蹶不振,断的没有死掉,竟然长的比以前粗壮了些。折断的地方,即使两节之间只连着一层皮,他们也依然朝气蓬勃,非常挺拔地托起一朵硕大的花冠,望着他们,我感受到了生命力的顽强!

鸡冠花虽然没有玫瑰的娇艳芬芳,没有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没有梅花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高贵品质,但我就是喜欢他那奇特的外表和无可比拟的顽强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