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样一个人

时间:2019-04-15 11:38:34 | 作者:邵欣欣

我曾经怨恨过她,但后来我错了。

——题记

记忆中的那抹残缺片段中,从未有过她的笑靥。

许是在教师岗位上坚守了数十年,退休后的她格外严格监督我。在酷热的夏日,与几个伙伴相约去鱼塘,轻挥竹竿,等待着美味上钩,是件极为平常又想想都开心的事;但她从不允许我去。一日,玩心作祟,趁她午睡,我戴着凉帽儿,欢快地奔向鱼塘。等到我湿漉漉地踏着夕阳回到家时,她沉着脸,不由分说地训斥了我一顿还不允许我吃饭。阵阵饭香飘过,我饥肠辘辘,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那时,怨恨滋生在心头……

现在,我在城市中匆匆穿梭;而她,在小院里伫立远望。分离的这几年时间过得很快,再遇见她,我才意识到,岁月未曾偏爱过她:苍老得满头白发、微微佝偻的后背、步履蹒跚,就这样,她从遥远的小村庄长途跋涉而来,只为见我!见到我的一刻,她的双眸闪亮闪亮的,心底的欢喜雀跃着在我的周身游移,显得格外兴奋。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似的,她手忙脚乱地把大包小裹里我爱吃的糕点一样一样摆在我面前。我鼻子一酸,泪水差点涌了出来。

匆忙中,她弄坏了一块,像个孩子似的委屈地捡起,又轻轻吹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了吹放进嘴里,边嚼着边嘟哝着“不要浪费、不要浪费……”。她又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用右手食指一次次查了糕点的样数,可总是少了一种。于是,她又自言自语地说着“老了,健忘了”,轻轻摇着头,固执地走进厨房,一定要给我再做一份。明明已是“沟壑纵横”,可对待事情的态度仍似孩童,固执得无可动摇。望着她认真的脸庞,我仿佛又在经营的泪光中看到往昔那个教师气场的她:

我犹望见手把手教我写字的她,温柔却又严肃;我犹望见牵着我的小手陪我走过比我高的花海的她,优雅而又安谧;我犹望见捧着爷爷照片痛哭不已的她,悲伤更脆弱……

“愣着干嘛?快尝一口!”

我小心将糕点放入口中,回忆的味道弥漫在每一个味蕾中,萦绕在舌尖,也萦绕在心头。我再一次热泪盈眶——那银白的发丝明晃晃的,刺痛了我的双眼。

“怎么了?是不好吃吗?”

“不,很好吃。我有点想小时候了……”

奶奶,您一生经历了太多,到头来终归回到了原点。我有什么资格去怨恨您呢?许是思念在作怪,偷改了记忆,让我错怪了您。多想再听到您的一声呵责啊!可惜岁月真的不偏爱她,我真的再也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