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卡》续写

时间:2019-04-20 14:25:06 | 作者:学霸

【《凡卡》续写】

《凡卡》是俄国作家契诃夫创作的短篇小说,写于1886年。文章按写信的过程记叙。开始叙述圣诞节前夜凡卡趁老板、老板娘和伙计们到教堂做礼拜的机会,偷偷地给爷爷写信;接着,通过写信向慈祥的爷爷倾诉自己在鞋铺当学徒遭受的令人难以忍受的悲惨生活,再三哀求爷爷带他离开这儿,回到乡下去生活,并回忆了与爷爷在一起生活情景。

文中在写到凡卡熟睡并做着甜蜜的梦时,故事结束了。但梦总是要醒的,凡卡睡醒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约莫过了一个钟头,凡卡醒了。他看见老板和老板娘正拿着木棒,在一旁怒气冲冲地盯着他。凡卡的本能反应,就是迅速逃跑,不料,腿大腰粗的老板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凡卡感到头皮一阵发麻。随后,老板揪住他的衣领,在凡卡的屁股与脊背上用木棒抽打,往死里抽打。老板娘在一旁责骂:“小兔崽子!胆挺肥!敢睡觉?”她脸部表情拧成一团,“你这小兔崽子真是不要脸!”凡卡被疼痛和吵闹折磨得生不如死。昏倒前,他嘴里喃喃自语:“爷爷!快来救我吧……”可怜的凡卡,在圣诞节晚,又一次被狠心的老板打得皮开肉绽。

——610陈卓阳

【《凡卡》续写】

凡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凡卡拿起扫把,满怀希望地工作起来。

一个月后,仍然没有什么信息传来,凡卡有些急了,他实在受不了老板的折磨了,他在做台前踱步着,思索着,要不要再给爷爷写一封信。终于,他还是花了一个戈比又买了一个信封。眺望窗外,觉得星星有点黯淡了。他写这个月来遭受到的种种苦楚,委屈。又将信投在邮筒里,在心里祈祷着:我亲爱的主啊,让我爷爷收到这封信,过来接我吧!

然而,两个月过去了,依然杳无音讯,前面的信都仿佛石沉大海,凡卡有些坐不住了。他抬头仰望星空,发现星空是那么的黯淡,他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指望了。

然而,半年后,凡卡却收到一封信,好像是从乡下寄来的,他激动得拆开信封,第一行字上写的是:凡卡,你爷爷他去世了……

凡卡,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倚在椅背上,他绝望了。

——610胡钊闻

【《凡卡》续写】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凡卡被打在脑袋上的重重一击给弄醒了,他看见了老板愤怒的脸,“你这小东西,还敢在这儿睡觉?”老板怒吼道,“快点滚去摇摇篮!”凡卡捂着脑袋离开了。在日复一日的挨打和挨饿中,凡卡又度过了一个月。

一天傍晚,凡卡在里间屋干活时,隐约听到了门外传来阵阵谈话声,“我出两百个卢布……”,然后是老板的嘻笑声。过一会,就听见老板叫他出去。凡卡看见老板竟然一脸笑容,这在往日可不常见。“凡卡”,老板说着,指了指旁边一个衣着考究的年轻男子,“这位老爷要花钱把你雇去,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他吧!”在老板满意的目光里,凡卡怀着忐忑的心跟着那个“老爷”走了。

那个男子上了门外一辆马车,并让凡卡也上来,这让凡卡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照做了。“我在邮桶旁捡到了你的信。”男子转过头对凡卡说:“邮差没有寄它,把它扔到外面了,我看了你的信,就决定替你爷爷把你送回家去,就算我做件好事吧!”凡卡呆呆地望了他一会,好一会才回过神,小声说了句“谢谢”,似乎还在为这一切而吃惊。

在夕阳的照耀下,这辆载着凡卡希望的马车向乡下爷爷家驶去。

——610王乐其

【《凡卡》续写】

凡卡没有等到爷爷,因为他永远也等不到了。信送出已经两个月了,凡卡的爷爷始终没有如期到来,他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从伙计那儿得知爷爷已在一个星期前就过世了,他哭了,凡卡最爱的爷爷死了,他的未来没有指望了,她哭的很伤心,以至于老板叫他他都没听见。终于,他停下了哭泣,因为他被老板泼了一杯冷水在脸上。
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快干活去。”老板厉声喝道。

凡卡向老板望了一眼,摇摇晃晃地拖着两条腿走向大门,就在跨出大门的第一个步子就要落下时,凡卡忽然倒地不起。

老板当然不可能多花钱去治疗凡卡,他被几个伙计丢在垃圾桶一旁,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豆大的雨珠,一个接一个落在他的脸庞上。他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灰沉沉的天空,眼里闪着绝望的光芒。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凡卡好饿,但他起不来。凡卡望着天空,好像看见了他爷爷,他穿着破旧的衣裳,凡卡笑了,他也看着他慈祥的笑着,躺在地上的凡卡不一会儿便永远地闭上了眼。

——610 曹文泽

【《凡卡》续写】

凡卡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照常挨打,照常拼命干活,照常接受少得可怜的食物,却毫无怨言。因为他心里有着一个美好的希望:爷爷会来接他的。但是在太阳就要落山时,凡卡正要像往常一样去清理院子时,老板和老板娘却全副武装地拦下他,把他绑在院子里的树上,狠狠地以他偷懒为理由抽了他一顿。凡卡永远不会想到这是因为他寄出去的信被伙计在路上捡到了。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又要接受变本加厉的虐待,他忍着身上伤痕的疼痛,怀着希望逃离了这里。

他朝着爷爷村子的方向走去,一路问路,却没有几个人愿意回答他这个穷小子的问题。他走了很远很远,一顿饭也没有吃,在第三天碰见了给他捎口信的一个邻居。他从他嘴里得知,他爷爷死了。他顿时感到希望全无,眼前一黑,在路上昏了过去。邻居望了望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也无能为力把凡卡收留下来,就轻轻地把他骨瘦如柴的身体放在了路边。

第二天,莫斯科下起了倾盆大雨。人们撑着伞走过大街,无人注意到路边小男孩冰冷的尸体,也无人知道有多少人曾和他们一样忽视这条小生命……

——610徐黄嘉怡

【《凡卡》续写】

文_吴静璇

过了一个钟头,凡卡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耷拉着两条腿,正在念着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

“呯!”,随着一声用力的推门声,凡卡从美梦中惊醒了,他瞪大惊恐的眼睛,向四周望去——他看到了老板那张气得变形的脸。

老板看见凡卡,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用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揪住了凡卡的衣领,恶声恶气地喊道:“你怎么还在睡觉?天都亮了还不去干活!你吃了豹子胆了?赶紧给我去干活!听见没?”说完,老板又用凌厉的目光将屋内扫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作台上。

老板先是一愣,随后揪着凡卡走到作台前,凡卡心头一紧:“完了,我忘记把墨水和钢笔收回去了!”果然,老板气愤地将凡卡推到墙角,抓起墨水瓶和钢笔,用力地砸到凡卡身上,墨水瓶“啪”的一声碎了,飞溅的玻璃碎片嵌进了凡卡的皮肉中,血和墨水混合起来,在凡卡的衣服上蔓延开来,将凡卡的衣服染成了深红色。

凡卡疼得呲牙咧嘴,可老板却揪着凡卡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劈头盖脸地骂道:“啊!你这个小偷!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敢偷我的墨水和钢笔!”

凡卡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他垂着头,做出一副悔罪的样子,并低声地哭泣起来,屋子里回荡着他的哭声。

伙计们被哭声和咒骂声引来了,他们靠在门边笑道:“快看呀!小凡卡哭了!”凡卡哭得更大声了,他受不了了,他要回家!

老板骂完了,揪着凡卡的头发,把他拖到院子里,丢到雪地上,恶狠狠地对凡卡说:“你晚上不用睡过道了!就睡院子里吧!”

老板走了,凡卡轻轻地撩起衣服,忍痛把玻璃碎片从肉里一块一块地拔了出来,然后在屋檐下把身子缩成一团,尽量让自己暖和起来。

夜深了,缩成一团的凡卡在心里祈求邮差赶紧把信送到爷爷手上,好让爷爷赶紧来接他,带他离开这地狱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