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上白驹追庄子

时间:2019-05-26 11:23:42 | 作者:王思怡

愿做云垂波撼下北海的大鹏,“便欲乘风,翻然归去。”—-题记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这句话出自于《庄子。知北游》,直到今日已成为一个典故,美其名曰:“白驹过隙。”骏马是如何跨越细小的缝隙的?“跨”一字莫不是幅度大了些,以马蹄来说,“点点杨花入砚池”倒显得轻柔了。而群蚁排衙呢?那简直是太拥挤了点儿,少了一些潇洒。庄子笔下的马蹄多么轻快!尘埃还未落定,透过阳光的一瞬里,天地、人生都被湮没了。

流芳千古的哲理是,惜时。从昼到夜,苏轼说“世路无穷,劳生有限。”时间,是我们永久不愿遗失的珍品。

马之所以能跃过,不是因为它似“雁点青天一字行,”鼓翅而去,而是在起落之间,抬得起,放得下,连尘埃也成了蓄势的力量,搏击厚土,马蹄与土地的讴歌造就了“马鸣风萧萧。”于是,待到时机成熟,没有“悲笳数声动”,它一跃而起,用嘶鸣撞击着山谷,萦回于天地之间。跃过时间的空隙,跨过水洼、坑穴、山峁,已至灏气之上的云巅。有时候起伏甚微,便留给后人以时间的遐想;有时候在空中停留太长,因为跨越的弧度太大,便沉沉浮浮,起起落落,又造就了人间很多美好的传说。

骑上白驹,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时间就是我们人生路途的载体。庄周的意愿,就是让我们如白驹般,敢于面对起落,更要抓住那一隙幽悄的时光。

我忽而想起了那志在南海的大鹏。

《齐谐》之说实在太为绝妙,鹏朝向青天,负翼直起的傲然身躯的形象刻画后,就有了李太白“扶摇直上九万里,”“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更有了稼轩“鹏北海,风朝阳。”可庄老先生开创的先河才最为纯粹,甚而当今人们认为“大鹏拥有主观能动性,方能云起路茫茫。”“先伯乐,后千里马”的论述好像与这有些相悖,但大鹏凭风纵南冥,留给后世更多的,就是它的鸿鹄远志与人们欣赏的目光了。

你看!在两千多年前,那位山水渔樵间的穷书生,居然也会用自己绮丽的想象启迪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这也恰恰说明,名利于人不过是粪土,诗书方可济世长。

美好的事物带给我们的义理总是相通的,由白驹到大鹏,总要追寻一段,鼓翅一段,才可抟扶摇、凭羊角而直上。我相信庄子思想的自由源于他如鹏一般自由的品行。他身体力行,魂灵似“山涤余霭,宇暖微宵”,是位真正不渴慕名利之人。于我们来说,既然今日路遇艰险,无法如鹏般展翅,那么,就骑上白驹吧,迈过大大小小的坎湾,胸怀鹏志,亦可修为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