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让岁月多了一份怀念

时间:2019-05-27 11:08:48 | 作者:谢桐宇

“隆隆隆”“咣咣咣”……眼前的工地正在施工,又有谁知道,这儿曾是陪伴了我一个童年的老房子呢?

我的老房子,她就在路旁。她墙上大块大块的苔藓诉说着她的年纪,墙面上,也还有那一点儿没有被苔藓占领的版图,在那没有被岁月带去的一点儿的白色墙面上,我想象着她以前的容颜,她该是多么美丽端庄呀!在我和她相伴的岁月里,她一直都是温柔的存在!

轻轻地推开那掉了色的铁门,发出“吱呀”的声音,来到院子里,那些爷爷精心呵护的花草还在绽放,总会有几只麻雀立在屋顶的瓦片上,时不时奏上几曲美妙的乐章。走进客厅,这曾经是我一人的天地,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下地干活。我就一个人在这里玩乐,看着电视,写着作业,作业写完了,电视也看烦了,我就倒在红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瓦片,如果细看,还能发现一个狗爪印,咦?这是怎么印上去的呢?我就开始漫无边际地畅想。

客厅的墙上,残留着许多粉笔画,这是我们的“杰作”。小时候,得到一支粉笔,我就和二哥在墙面上作画,画茄子,画羊,画猪,当然也画怪兽……这自然免不了招来长辈的斥责,但我们总能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当作耳边风,仍旧死性不改,画了屋里画屋外,只有老房子才有这样的胸怀来包容我们的捣蛋呀!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陪伴!

往屋里走,就见不到画了,因为这是爷爷的房间。爷爷会写草书,而且写得很漂亮,我问,他却说:“没学习,不会写。”我越发好奇,就老是变换着法儿套他的话,但仍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使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继续走下去,就是小时的住所了。是我、奶奶、曾祖母的房间。曾祖母很喜欢猫,老是喜欢把猫抱到床上。奶奶爱干净,不许曾祖母这么做,但她改不了,仍旧抱,奶奶也就视而不见了。这间屋里还有一个粿架,是专门放粿的地方。粿是潮汕民间的重要祭品,一年到头,里面的粿也跟着时节在变换。,存放得最多的还是红桃粿。曾祖母做的粿皮薄馅大,总叫人馋得流口水。每一次做粿,她总是用满是皱纹的脸,笑呵呵地看着我在旁边闹,趁着奶奶一个不注意,就往我嘴里偷偷塞馅……可惜曾祖母已经不在了,这里也成了她留给我的念想。

老房子,她陪着我走了十几年,留下我无数的记忆,现在,她被推倒了,但她的陪伴,让我的岁月多了一份恒久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