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

时间:2019-07-29 11:07:16 | 作者:李宇翔

如果你问我,我的偶像是谁,在过去的话,我可能会说出一些明星或者球星的名字,但,现在,我只会说三个字。

——题记

一九三一年,九月,那个美丽富饶的东北平原。

他紧紧地攥着拳头,在办公室里焦急走来走去,牙关被他咬的死死的。

突然,他停了下来,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他呆呆地仰着脸,他的目光穿过天花板上的天窗,投向天空,阳光也透过天窗照耀他的脸颊,包括他眼眶里转动着的泪花。也许他是在思念天堂上的父亲,想向父亲求助,也许,他是想再看一眼养育他,包容他将近三十载的东北天空。

几天后,他一步血一步泪地离开了东北,而庞大的东北军团却没有一丝损耗,因此,他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是,在他换上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徽时,就意味着他不能像过去一般鲁莽,要时刻为国家着想,当他面对如日中天的关东军时,他并不害怕,只是,他要为国家保存实力,他知道,国家不能没有这只虎狼之师,他随时可以去战场上,与关东军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他没有去,只因,他是一名军人。

孔子云:“三十而立。”他终于也站起来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一九三六年,冬天,西安事变。

他轻轻地敲了敲委员长卧室的屋门,然后静悄悄地走入了房间,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委员长,低下了头。

他脱下军帽,立正站好,铿锵有力地说道:“委座,该走了。”

西安机场。

他跟在委员长的身后,将委员长护送到了飞机的登机口边,当委员长踏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也跟着委员长的脚步,登上了飞机的台阶,委员长扭过了头,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他行了个军礼庄重的喊到:“汉卿愿将委座护送至重庆。”说罢,委员长朝他冷笑了一下,挥了挥手,示意他登机。

一阵寒风吹过,他加快了脚步,登上了飞机。他可能明白,飞机到站后,当他下飞机的一瞬间,会有人拿枪口对着他,也可能会失去终身的自由,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登上了飞机。有人会嘲笑他这一行为不理智,但他没有后悔,只因他是一名军人。

或许,天堂和地狱,没有他选择的权利,只有他被选择的命运。

这,大概就是他的命运吧。

他,姓张,名学良,字汉卿,有人会叫他汉奸,懦夫,但在我眼里,他永远是少帅,永远是我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