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家常菜

时间:2019-08-13 14:11:07 | 作者:丁威竣

家家都有各自的家常菜,而我家的餐桌上总少不了鸡蛋。蛋是我家的鸡下的,鸡是我奶奶起早贪黑养的。她常说:“家养的,吃着更香更健康。”伴着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就能闻到荷包蛋的阵阵清香,蘸点酱油醋,简直人间美味!有时,也有白花花的水煮蛋,鲜嫩鲜嫩的蛋白,一口咬开……哟,蛋香绕梁三日!这是只有奶奶会做的水煮蛋啊!还有蛋炒虾仁、海蛎煎蛋、东坡肉卤蛋、花蛤蒸蛋……

每天上学,奶奶总要在我书包里放两个蛋或一个便当盒,便当盒里无一例外是新鲜的蛋制品。午餐时,我都会跟小伙伴们分享,即使他们并没有我预料的那么喜欢,一个个皱着眉头、捂着嘴跑掉了。如果当天我把鸡蛋吃完了,奶奶会很高兴,挪着缓慢的脚步又到厨房里忙活了——第二天我的书包里就会再多一个蛋。小伙伴们因此给我取了个好听的绰号——“蛋小子”,渐渐的我也觉得自己长得跟鸡蛋有些许相似了,圆滚滚的。

今年夏天,我跟着妈妈到上海出差。奶奶特意为我们卤了几个茶叶蛋。临行前,奶奶里三层外三层把热腾腾的蛋包裹得严严实实,放到我的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怀里。在车上,茶香溢满整个车厢,坐对面的叔叔问我:“带了什么好吃的?”我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摸出一个蛋来,递到叔叔手里,很是自豪:“我奶奶煮的蛋,您尝尝。”叔叔先是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最后也敌不过诱人的香味儿,双手接过忙不迭地剥起蛋壳来……一会儿功夫,叔叔咂咂嘴,看着我和妈妈吃得津津有味,笑呵呵道:“茶是好茶,蛋是好蛋。就是这手艺……偏咸……”我和妈妈相视一笑,又默默闷了一大口水。等我们返回家时,奶奶颤巍巍地拄着拐,站在门外等我们,开口第一问:“路上顺利吗?”第二问就是:“带的蛋都吃完了吗?”

我和爸爸是吃着奶奶的蛋长大的。奶奶今年87岁了,满鬓白丝见证了每天的日出日落,见证了她风雨无阻,见证了她因照顾我们而日渐消瘦的身影,见证了她记忆一点点空白,就像沙漏……或许有一天,她在煮蛋时会把什么都忘了,加了四次盐,倒了五次酱油,但我们知道她的心里记着我们,做的每一道过咸或过淡的菜都满怀爱我们的心意。所以……我们总要感激地吃光光!因为,这才是家常菜真正的味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