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一刻

时间:2019-08-31 13:23:03 | 作者:虞映安

时间就是一盒磁带,在那上面,无声息的,刻录了人间百态。诉说着繁杂而又忙碌的种种。可,总还是能在不经意间有那么一刻是清欢的。

夏日,沥青路上,蝉在树上枯燥地叫着,热浪袭涌而来。心烦意乱间,我不由得抱怨:好好的,去什么图书馆,这么热,家里的书那么多,还不够看么?这一抱怨,使我那本就躁动的心,变得更加不安。

我如同老妪般蜷曲着身子,小心地将全部身影藏在树荫下,求得一丝清凉。

终于,来到了图书馆,刚进门,一阵凉风便习习吹来,带走了一丝燥热,转而感受到的只有那丝丝清凉。

原以为,人多了,必会嘈杂。可上楼后的景象却让我大吃一惊:呼吸间,嗅到的只有油墨在书上渗透后留下的淡淡余香;耳边,偶有几句低语和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并不显得刺耳;视线所到之处,无论老幼,皆捧着一本书,安详地坐着,细细地品读着书中带来的情感。

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散文集,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心,渐渐清明了许多。我翻开书页,开始徜徉在笔者创造的美好意境中。

这是一本毕淑敏的散文集。

她将我带入了一片天地,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一种情感:

“拾起一穗遗落在秋天的麦芒时,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当水龙头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正酝酿着滴落一颗椭圆形的水珠,一只手紧紧拧住闸门时,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当凝望宝蓝的天空因为浓雾而浑浑噩噩时,我们心中涌起一种情感……”

“当注视一个正义的人无力捍卫自己的尊严,孤苦无助的时候,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这种痛而波动的感觉被命名为——爱惜。

一个下午,我几乎没有走动过,只是静静地坐着,偶尔发出的声响也不过是翻书时发出的动听的沙沙声。而思绪早已万千,我从这优美的笔调中,领略着世间种种……

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林清玄在《清欢》一文中如此写道:“叫一壶兰花茶,俯望着台北盆地里堆叠着的高楼与人欲,自己饮着茶,可以品到茶中有清欢。像在北投和阳明山间的山路边有一个小湖,湖畔有小贩卖功夫茶,小小的茶几,藤制的躺椅,独自开车去,走过石板的小路,叫一壶茶,在躺椅上静静地靠着,有时湖中的荷花开了,真是惊艳一山的沉默,有一次和朋友去,两人在躺椅上静静喝茶,一下午竟说不到几句话,那时我想,这大概是‘人间有味是清欢’了。”

这样静静地坐着,品一本好书,不也就有了那么一刻的清欢么?清欢,无需大喜大悲的感情来显示,只需要淡淡地品味,静下来,慢下来,品味你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