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缕芬芳

时间:2019-09-04 09:52:11 | 作者:崔静媛

留在指尖的过往,令人回味无穷,捏一抹繁华,踏他一路征程,一些灵魂深处的东西被烟染成彩,缤纷了岁月。

夜微寒,意阑珊。凭窗倚栏,岁月的笙歌悠悠回荡。寒气渐重,隐隐有彻骨的寒意,但却让我想起那一晚,那一幕,那一个人。

那天我放学回家。

夕阳已隐去半张脸,留下一个最甜美的笑颜,那笑是那样炫丽,染红了半边天。

路灯亮起,一个身影被路灯的光线拉长,但是那张五官清秀的脸清晰可见:一双樱桃红的嘴吐气如兰,一弯柳叶吊梢眉,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但是那双黑如浓墨的葡萄眼,却让这张脸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可爱,高挺的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平添了一份学者的气息。“好像见过这个人……””我心里想。走上前去,我和他打招呼:“你好呀”“你好!”她的声音像流水般清澈动听,她笑眯眯地看着我,脸上两个酒窝在跟我玩捉迷藏,若隐若现,让人极力想走近她的内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心。

我们这样站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种温馨在我们周边蔓延。

问过名字后才知道原来她是我家旁边新搬来那家住户的女儿,我们结伴而行,我们像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样,很快便熟识了。

那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畅游书海,游玩嬉戏,几乎形影不离。当我取得些许成绩时,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总会给我以鼓励,在我迷茫时,她总会为我打气,加油……久而久之,对她我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依赖。

那天她来找我,但不同于往常,她带着满脸的忧愁,我从她口中得知——原来她又要搬家了,我问她为什么她却闭口不答。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想去送送她,可是当我到她家门口时,却发现大门已经上了锁,我失落至极。

仰望天空,几只孤鸟飞过,灰蒙蒙的压在头顶,压的我快要窒息。

思绪拉回,泡一杯清茶,细细品味,在苦味过后,舌尖留有一缕芬芳,驱散周身寒气,终身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