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真懊悔

时间:2019-09-13 12:12:24 | 作者:孙梓欣

第一次离开家。生活的挑战和学习的压力,让我变得做什么事都丝毫不拖泥带水,以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母亲说要送饭,想了想可以省去打饭,洗碗的时间,就应允了。

我跑向亲子餐厅,因为我迟到了,母亲盼着,捕捉到我的身影,便急忙从椅子上弹起,向我招手。我坐在了母亲的对面。母亲一瞄桌,随即尬笑,解释道:“这不是怕你吃冷菜,肚子痛,就没有先拿出来。”她边说边摆好了饭菜碗筷。我低头快速扒饭。

空气凝固了几秒。可能是看到我提着校服,扇着透风,老妈便连忙找出一张纸板为我扇风。

“对了,快试试这道‘窝窝头’,妈妈新学的,你看看味道怎么样?”她放下了纸板,拿起一个保鲜袋,夹菜包进窝窝头,递给了我。阳光折射在她的眼里,散出一道光。

我尝了口,“还行。”母亲有些喜出望外。我看了看手表,她脸上的笑容马上有些僵硬。“我吃完了。”她的脸更是有些苍白,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又也许是想逃避什么。她像是没听到一样,牵起笑容,用双手握住了我的手。“孩子,你在学校还适应吗,身体最重要,伙食不要吝啬自己,赶时间也不能不吃早餐……”我听着,眼睛再次看向了左手手腕。

“妈妈在学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习上也帮不了你什么,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最多也就是帮你送送饭。”她轻叹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功课紧,赶时间的话就先回去吧。”随即松开了我的手,像是让心爱的风筝自由地飞去了。

我“嗯”了声,随即告别,径直走去。

我绕回去时,透过铁栏栅,看到里面的一抹身影。她脸上的汗滑落在银白的发稍,弯曲的背略显苍老和孤寂,正收拾着桌子上的餐具。

“阿利,你女儿回去了?”

“是啊——没事儿,他们班功课紧!”母亲脸上挂满了骄傲的笑容。当她转身,落寞都化为了一丝轻叹。

霎那时,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来源于母亲的。作为母亲,她多么希望你能多陪陪她。但正是因为她身为一位母亲,所以她也知道,她不能那么自私,她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贪恋子女的陪伴,而耽误了子女。

她贪吗?不,她不贪!不是她索求得多了,而是我们所给予的,真的很少。

懊悔在心中蔓延,一滴滴泪水掺杂着我的悔。在铺满阳光的路上洒落,点缀着这落幕的夕阳红……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也许,对于我来说,她只是我的一小部分。但是对于她来说,我是她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