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槐

时间:2019-09-28 14:50:26 | 作者:随风入夜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伴着早起的鸟儿我从睡梦中惊醒,突如其来的一阵清香引起我嗅觉的不自主触动,这种沁人心脾的清香让我心中不免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睁眼开来,望向窗边,正是那颗老槐树,枝头朵朵繁花,微风拂,花朵落,苍老的身姿站立在空荡的院子中,老槐树是我一生的同伴,在他的身上残留着我的青春记忆,残留着我对奶奶的记忆。

你还记得吗?自己小时候的青涩无知,天真和调皮,那么我来说说我的,请端好自己的小板凳,可以抓一把葵花籽,边吃边听:谈起童年时光,那就不能不提玩泥巴,捉迷藏,爬树,而我干的最多也最喜欢的就是爬上庭院的那颗槐树,那时他的枝干也就只有一个大老碗那么粗,所以,双手双脚通用,不费力气就能爬上枝头,特别是开花的时节,爬上枝头,那种花香,猛吸一口,如梦如幻,沐浴在大自然的清香之中,我感到了另一种幸福,而最奇妙得是,它的花朵是可以用来合着面粉蒸来吃的,特别香甜,而提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奶奶,在我的心里奶奶在对槐花的做法上可以说是天上人间独一无二,那种味道吃过一口唇齿留香,念念不忘。

花开时节,奶奶就会用竹竿打掉一些花,然后我们就在树下捡,捡的差不多了,用簸箕装起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来,摇去树枝和泥土,奶奶把花朵用清水洗干净后,凉一凉,然后拿回厨房,找一个大盆,把面粉倒进盆里,加一点水,便开始搅起面来,这时的我一般都会在旁观看,奶奶那比较瘦弱可见骨头的胳膊,揉捏着盆里的面粉,当面粉遇水融合差不多,把洗干净的花瓣扔进去,然后再是一顿揉捏,直到花、面、水彼此融合,互不分离,这就算是好了,然后,就是上锅蒸熟,大概四十分钟左右便可出锅,出锅后,奶奶通常会先给我们盛一碗,让先尝尝原汁原味的,然后才会放各种调料进去,我呢,一般比较喜欢直接吃,在我看来,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他原始独特的香味在你口中爆发,刺激着味蕾。

小学到初中,每当花开,奶奶就会摘花做饭等我品尝,可时光不等,现在的树长高了,变得更粗了,我也很少在家了,奶奶的槐花饭也已经是记忆中的味道了。

拦不住的岁月时光,停不下来的蹒跚脚步,眼前的物依然在,可在我们眼中已是物是人非,不论是槐树带给我儿时的欢乐,还是奶奶的槐花饭,现在的我却很难再触碰到,那时的快乐那时的满足,现在也只能放在记忆中慢慢品味。

又是一阵风吹过,千树万树,只有那一树花香依然在,老槐,你还记得我在你身下和奶奶摘花的时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