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时间:2019-10-04 11:03:34 | 作者:严滢萍

我的外婆,今年老八十,但是她身体倍儿棒。

每年放暑假或者春节的时候我都要回安徽一趟,因为外婆在那儿等我。她虽然没上过学,但是每次我放假的日子她都算得贼准,次次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来,几点来,我不睡觉等你来……”虽然每次她打电话都只会说这几句,却让我很暖心。

我是外婆养大的。父母去外地工作,把刚出生一个月的我丢给了外婆。那个时候外婆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同意了。

我从小就很皮,虽然外婆很宽容我,可我还是会惹她生气。她一生气我就跑,外婆就追上我,耐心地教育我,每当我承认错误后,她都会笑得很开心。往我嘴里塞一颗冰糖,我喜欢那糖的甜味儿,但我更喜欢外婆的笑:外婆的笑很爽朗,大大的嘴咧成一个温暖的弧度,看着她笑,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和她一起笑。

到了我上幼儿园的年纪,她就会骑着她的小三轮儿,载着我上下学。她的小三轮很旧,上面全都是黄色的铁锈,也没有车布,骑起来很费力还嘎吱嘎吱响。是她那个年代的三轮车。

每天放学后,她都会骑着那辆小三轮带我去买学校门口的红芋。那个摊位卖的红芋是最甜的,所以每天都会有许多人争着买,她每次去买都会挤得一身汗。三到四块的红芋是她最常买的,偶尔一天瓶子捡的多,她一高兴就会买五到六块的红芋。买好了,她就踏着她的小三轮,不急不躁地慢慢骑。一路上和我聊东聊西,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心里却只挂念着甜滋滋的红宇。因为幼儿园离家很远,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以我们都是临傍晚才到家。到了家,外婆把买来的红芋热一热,一人一半,但通常我分到的总比他多,我也时常问他,她却总笑着说:“你还小,要长高。”

红芋剥开来橙中发红,色泽诱人。吃到嘴里甜丝丝的,口感细糯,回味良久。所以我和外婆的晚饭通常都是这个。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七年了。

他们来接我了。虽然还是在安徽,但离外婆家很远。我很伤心,我舍不得外婆,但是她还是站直了腰板说关于我的事情。说着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临走前,我看她的最后一眼是已经驮着的背,站不直的腿,还有那染得发黑发亮的发。

在我的记忆最深处,埋藏的是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这份爱那么浓烈温暖,以至于我也许可以拿它来抵挡一切寒冷。

印象最深的是升初三之前的那场暑假,没有人愿意把我从安徽接到江苏,家里的亲戚父母都没有人来接我回去,而那个时候距离开学只有十几天了。本来说好开学之前父母一定会来接我,却似乎又懒得接,他们都以很忙的消息来搪塞我。所以我开始认为我是一个累赘——但是外婆却不因为我那无可救药的成绩而抛弃我。她不停地打电话给我,笑着说些安慰我的话。我等了很久,最终还是外婆送我到高铁站,我自己坐高铁回江苏。

她笑着目送我,而我却飞快地走进了高铁,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希望外婆见到的是阳光灿烂的我,而不是一个爱哭鬼。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我又梦到了她,我,和我们记忆中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