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的记忆

时间:2019-10-30 13:50:58 | 作者:毛群

我永远记得,千米深的海水是黑色的。

我是日本海的鲸鱼,忍受捕鲸船的虎视眈眈,抗拒联合国的违心拯救,在冰冷矛盾的海水中压抑沉浮。时而吞进充斥着塑料味的磷虾群,间或喷出弥漫石油气的废水雾。愚蠢的藤壶希望我带他们远游,狡诈的鱼群要求我给他们保护。

直到一天,期待已久的坚硬钩枪刺穿我的皮肉,拉扯我的血骨。耳边响起了汽笛的轰鸣和久违的欢呼,黑蓝的大海氤氲着汹涌的暗红。与无数垃圾一起,我游向光明的海面……

我是一只金鱼,大概是的,不过我也记不大清,思考这东西没什么意义。以前我的水晶豪宅里有过一只室友,但是他后来去了房顶上,约莫是离家出走了。我不是很懂这个伙计,明明日子过得这么舒坦,人类还来服侍我们,咱有这七秒钟的记忆怎么也不会感到觉腻啊。

当然,百无聊赖之时我也会观察豪宅里透进来的光,多美啊!那光流转着,穿过玻璃,碎落在透明的水中,化作水纹间七彩的宝石。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水了——我一直这么认为。

这天又是人类给我换水的享受时间。他将我暂时移居到了厨房。在我无聊地穿梭游弋时,鳃间忽地充斥着腥臊的气息。那是来自同类的年轻而又衰败的气息,那是死亡!那只草鱼泛白的瞳孔木木地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定在我身上,像是要毫不留情把我摁在犬牙交错的钉板上,切开皮肤,直入筋骨。它像是拔去了输血管的垂危老人,剧烈地鼓动着鳃帮,充满了血丝的尾巴在大理石台面上胡乱地抽打。“嘣”的一声,草鱼的眼睛暴得充血。我惊得一头扎进了人造沙里,鳃片都在发干。水波激荡,听上去像在尖叫。

赤红的火苗一蹿一蹿地舔着锅底,映得那草鱼的眼睛更加腥红。我可能,不,我一定见过那双眼晴。

待我回过神来时,我已被放回了餐厅储物柜上。人类在宴请宾客,他们分食着那只草鱼的尸体,脸上带着狞笑和隐隐的戾气。我开始感到害怕,那神情我从没见过,却那样熟悉,那样令人心悸。灯光太亮,水太清,我无法闭上眼睛,我宁愿我看不到。水中漂白剂的味道刺进了我的内脏,生生地痛。

终于我能离开这令我恐惧的厨房了。

人类小孩带我去学校参加活动。天是残缺的,被高楼大厦切割成了不规则形,之间穿梭着几股化工厂的烟流。

途经一条渠,水也不浅,是彩色的——装饰着塑料瓶和塑料袋。忽然间我和人类这种神秘的艺术行为看对了眼,我和这条渠散发着同样的腐味儿。奋力一甩尾巴,我纵身跃入渠中,体内冰凉的血液忽地沸腾起来。水是黑的。

那是一只鲸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