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悟

时间:2019-11-15 11:59:06 | 作者:罗格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乌龟。

它的全身通绿,那是一种古朴而深沉的灰绿。可是它的壳却是亮色的,像是翡翠玛瑙一般,甚至形状与宝石有些相像,不是普通那般平瘪,壳体饱满光滑,午后的阳光仿佛都能够从中透析出来。特别的棕咖色纹路就在其上蜿蜒爬行。

当人看向它也没有丝毫畏惧地回望过来,对上炯炯有神的目光,再配上乌龟宛若微笑的嘴,定格了一般的自然之美。

“快进来,这是巴西龟,不咬人的。”老师招呼我进画室。

老师跟我说,这巴西龟正是他前段时间去巴西旅行时偶遇的。看到即看中爱不释手,可谓是一眼定情,一番左求右缠,才以高价和原主拍下。

看向画室门口,乌龟慢慢悠悠地走进来,我指了指“可是它这么大,我双手才勉强能抱住,还能坐飞机带回来不成?”要知道,像这样的庞然大物,将其带回国,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别说安检的重重检查,要漂洋过海就不是个容易的事。

“轮船啊,从巴西渡到中国,再转入内陆,时间跨度足足三个月。”老师把它抱过来,“我都一度觉得它肯定活不成了。我想,如果它在途中死了,我就拿来当标本好了。可是当我拆开木箱时,嚯,突然张开眼,可是让我又惊又喜。”面前的乌龟伸了伸脑袋,仿佛在因此骄傲,嘴角上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扬的幅度更大了。

“不过它真的很好看呢,不亏是一只来之不易的龟,下次就让它来做画速写的模特吧。”我笑着和老师打趣。

约定好了下次来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如期而至,带着我的画板。迎来的却是乌龟已经死了的噩耗。“喏,这是它的壳,”老师取下挂在墙上的乌龟壳,递给我,“它上周就死了。”

我婆娑着龟壳的纹路,心中不解。

老师叹气:“说来全怪我。上次你来后的两周我不是出去写生了嘛,一想大概就喂不了它了,又怕它饿着,就在离开时放了约一周的食粮。回来后少了一些,乌龟却死了。我去请兽医,兽医却说它是被撑死的。也许我当时不放就不会出现现在的状况了吧……”

我想安慰却一度哽咽,手中龟壳仿佛多了一丝沉重,是为逝去的生命感到惋惜,是一些说不出来的感悟,能够承受数月奔波的乌龟却在一日的暴食中消亡。

沉思许久,当看到孟子所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心中顿时豁然开朗。

世间万物亦如此,困危不全然可畏,饱足也不全然可喜。居安思危,学会在饱食面前节制比在困难面前隐忍更为重要。

我又去了一趟画室,试着将乌龟壳画了出来。这副画,我把它贴在了最显眼的地方。看到它,仿佛那只乌龟在无声地告诉我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