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2020-01-02 12:46:50 | 作者:周紫禧

那巷飘来《时间都去哪儿了》,幽幽、缓缓,却无意间勾走我的心。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这是奶奶的老宅,推开锈门,刺响划破内里的详和,惊动停在水池边的一弯鸽子。那荷还屹立着,那树还伸展着,那桂还飘着香,只落了人去楼空,最遥远的还是生与死的距离。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终究带走了她。

所幸留下她的小厨房,小摇椅和瓷茶怀:待到日暮时分,夕阳透过窗子一格一格筛下来时,总能想起她的“另类”。无需山珍海味,只来粗茶淡饭。烧的还是柴,油也是自己榨,泡上一杯茶,倚在小摇椅上,看着余晖拖走裙摆,看着清风亲吻流云,看着飞鸟点过天际,闭上眼,过着自己小扇轻摇的时光。门外的吆喝,汽车的轰鸣,邻居的嬉戏,都不用管的。

“柴米油盐一辈子。”

她有她的清闲,我有我的忙碌。我没有时间停下来给自己做一顿饭,没有闲情考虑自然的情感,更不能理解为何人总是要归于平凡?

“那就等你碰了南墙再来我我吧。”她还是摇着扇看着天,我还是繁忙都市中被时间鞭策的人,离开,不带半分留恋。

豆蔻年华,浮世红尘,或功或利,看透了,就败了,也就静了。所以我回去找奶奶,恳求她教我看云、看鸟、看夕阳。

“今天的夕阳或许明天就会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被遗忘,因为时间带着她去了远方。但至少她奋斗过,闪耀过。夕阳西下,人总是要归于平凡。粗茶淡饭、柴米油盐,只要有一颗丰盛的内心,足矣。”

那天,我终于停下脚步,听见平凡的呼唤。奶奶领着我进她的小厨房。学淘米,是感受水在指尖滑动,米在掌心跳跃,还有奶奶贴在手背上的温度。学沏茶,要习惯繁琐,要细嗅清香,要倾听茶语,如此便不怕简陋的茶具。学平凡,只要两张摇椅,看着天边流云似火烧、似翻腾、似缠绵,恰逢飞鸟一声长歌惊艳天地时,夕阳也要迸发出暮年的壮志。拌着蔬咸茶甜,从奶奶的扇中摇过来一阵微风,拂在脸上都是暖。小厨房里的钨丝灯忽闪忽闪,轻轻洒在奶奶脸上,爬过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纹,仍安详得无所畏惧。

那云,那鸟,那夕阳,似乎白米饭也不再索然无味,茶也有她的文化。

夕阳西下,时间终究带走了奶奶,流向天边。

那巷飘来《时间都去哪儿了》,淡淡的钢琴曲落在恰到好处的鼓点上,是温柔的魔,抚摸着,包裹着,吞噬了。仿佛小摇椅上一秒还在轻轻晃动,怎么下一秒就物是人非?时光去得太快,而我们却聪明得太晚。

来不及再问“时间都去哪儿了”,时过境迁,就让那云、那鸟、那夕阳教会你些什么,总要“柴米油盐一辈子”。

珍惜此刻,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