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感谢

时间:2015-02-16 12:28:42 | 作者:尤诺

她是高一女生 ,文静腼腆的眼镜妹。 我在走访贫困学生时结识她。那时,二月的天尚且阴冷,她穿着母亲的小黑棉袄,倚在床头,裹了一条打着补丁的旧棉被做英文练习。床的另一头,是同样瑟瑟正在读书的她的弟弟。诸多良慨哽在心头。遂在她书本上留下我的姓名和电话。

之后,偶去看她。直到三月末时,我去市里上挂,异常忙碌。将近五个月时间,中断了与她的联系。 去市里之前特意看她,二中,新校区,四楼。她正上晚课。 推开门,请老师让她出来,递过去暖在毛巾里的热的肉包子。她揣在上衣兜里,眼睛笑成弯月。说下了自习再吃。洁净的脸庞上闪着好看的青春的光。前天,临近七点,她的声音隔着五个月的时光穿透而来。她借了同学的电话打给我。她说,姐,我从家里带了梨和苹果给你 她和母亲站在二中南转去气象站的的路口等着。我急急赶去。看到青黄路灯,将暗浊的光落在依傍着的母女身上。 白体恤,白球鞋,淡蓝色牛仔裤。是价格低廉的旧衣衫,洗得洁净,令她恰静得如同秋夜皎洁百合。

她的母亲是黑瘦的农村妇人。常年经受类风湿病痛,多处骨节都已变形。她挽起袖子,让我看左臂僵直的腕关节。说,早就已经长在一起了,不能弯曲了。闲谈中,我才知道这一日母亲带她去徐州看鼻炎,出了医院的门,她央求道,妈,你今年都没有给我买新衣服了。 毕竟是花朵一样的年龄,纵使抑制,亦有对美丽衣衫的憧憬。

两个人兜兜转转,母亲给她买了一件蓝白相间横条纹的开衫。35元钱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母女两人笑着说这般种种。习以为常,亦或是对贫困的无可奈何。道别时,母亲把两箱水果硬塞到我的车上。絮叨着,说是孩子从自家树上摘的,老早就想给你带些来了。她抬起头看着我笑,是日光拢抚过的沙土地一样的笑。温暖而质朴。

我带着两箱水果离开。内心满是酸涩,愧疚,还有不安。我想像是她过早衰老的父亲用破旧的三轮车把这两箱水果送到路边,母女二人守着水果等候汽车。车上或许拥挤,她用腿把水果挡在一个安全的角落,躲避碰撞。下了车,又和母亲搬一程,歇一程。再借了同学的电话打给我。站在路口翘盼。而我呢,住处离她学校不过十来分钟路程,却少有的几次去看过她。也不过是带些家中吃食和旧衣物,竟被她这样惦记着 深夜辗转,久未能眠。满心溢浴,思虑无限。 一种持续、缓慢、深入的感情如钉子般不断敲入内心。

自觉,自省。遂感谢那些给予我爱、感动、守护、包容、鼓励的人,使我变得善良温暖。亦感谢那些给予我伤害、苦难、郁结的人,使我蜕变、成熟、长大。 其实想来,人生不过是一场有始有终的行走,所谓路过、当下、前程,不过是在用脚步播种下艰辛的印记,如同让花开放,让果子成熟,实在应当成长如一株长脚的植物,跃入生命,消融其中,不必全力负荷,不必强烈承担,不必追求、仰汲功名、利禄或者情感。纵不能全然超脱,不再过多看重究竟和结局,人生的全部意义,应当只是感谢,感谢行走过程中的一切所得、所受。 亦或者,只是随性、干净、自然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