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锦时

时间:2015-02-16 12:27:02 | 作者:尤诺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在深夜独自穿越一片荒原,到处是沟沟壑壑,是枯萎的绊脚茅草,没有一丝光线。一路兜兜转转,跌跌撞撞,怕的要紧。并不去查,也不去想这些梦的暗喻。 最近,竟然再次梦到父亲。他已有许久未到梦中来看我。在梦中仍一直知道他是有病的人,需要被照顾。原来,有些印迹是被烙在了心里。被定格,被反复描摹。

已经是他离开的第是十一个年头。渐渐,当我想起他的时候,虽然会热泪满眶,但已不再奢望他会回来,也不再奢望于人群中遇到与他相仿的身影。习惯了接受,习惯了自我安慰。哭,就一个人哭。笑,就让全世界都缤纷妖娆。

记得每年春节前,他都喜欢煮上一锅猪肉羊肉,用以待客。我寻香而来,不停地问好了没,好了没。打小,他爱嘲弄我的贪吃。他喊我小馋猫。一直到我22岁。他也喜欢用椒盐蘸着刚煮好的肉吃,满手满口的油。我亦是。大快朵颐,酣畅淋漓。梦见他,一直是02年去世时的模样。他用这种方式令自己不再老去,令我铭记。只是时光仓促,转眼间,我为人妻,为人母。回首时才惊觉,流年易逝,断路难寻。重要的人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少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人生漫漫,大抵都是如此一种循环往复。年少时,想满世界流浪,就算蒺藜遍布,也要拼个热血洒满征途。慢慢年长,才渐渐懂得,世界再大,也不过是想要在一颗心里温暖安住。

于是开始吝啬情感,不再轻易付出。怕受伤,怕离散,怕一切悲凉的色调。 开始喜欢看喜剧,渴望完美结局。原来,那些鲁莽、骄傲、自负、轻狂、敏感、焦虑,在时光的推搡揉挤中,都不着痕迹,不露声色地,被掩埋,灰化。再想起年少青衫薄的种种过往,已不再心怀感伤。人,终于变得沉静。如一潭古水。纵使内心喧哗,水面映照的仍是寂寂天地。 想写的一篇小说——再见,时光。 用两个下午不过写了千把字。文字罗列的慢且艰难。

睡前,那些故事情节在脑子里不停盘旋。浮上来,又潜下去。 不断有设问,反问,诘问在脑海里拧成死结。 反复修改,修改。未曾找到一个满意的开头。 已是2015。看网上有人说,世界末日我们都扛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实际上,对人而言,可怕的不是生死,而是失去。又是年头岁尾,总结起来,仍旧是温暖的底色要多,仍旧心怀感恩,对那些微妙欢喜与澄澈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