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

时间:2020-01-13 13:31:00 | 作者:张钰涵

年是凛冽寒风里夹杂着的雪花,是在空气中蓦然爆开的爆竹,是车站旁芳香四溢的烤地瓜,是抖开新衣服时散落下的欣喜。

擦玻璃时,家家户户敞开门窗,吆喝着小孩子打下手,整个楼区便沉浸在噪杂声中了。没有了窗的阻隔,声音更是清晰。大人们的吆喝声掺杂在一起,浓稠地分辨不得。小孩子在梯子下穿梭着,端着水盆的手稳稳地,脚下却是飞快地走动。只为了获几句夸赞。待到大人胳膊酸累了,喝口水,吃点饭充饥时,便将半个身子探出窗,与楼层对面的邻居高声喊着话几句家常,眼睛黑亮亮,似是一汪清泉,倒映出年的影子。

年的味道,掺杂在刺鼻的清洁剂中,牵扯着丝丝缕缕的情丝。

小孩子最欢喜的便是贴对联了。大人们忙活着贴,又怕歪歪扭扭,只能让小孩帮忙看着。不时回头问一句,齐吗?小孩子在这时得到了重视,便摆出一副大人的谱调。皱起浅浅的眉毛,回应道,差不错了。小孩子总归是贪玩些的,楼道里都大敞着门户,便挨家挨户地转。这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边聊上两句,那边讨个橘子,两个口袋都塞得鼓鼓的,还要再揣两把瓜子进去。待贴好了,便煞有介事地将两只手放上,沾些福气。橘子不必要很甜,酸酸涩涩地入口极好,贪嘴些的只一会儿便把橘子吃个干净。

年的味道,氤氲在橘子酸涩的幽香里,薄薄的橘子皮下包裹着满心的欢愉。

待到除夕夜,都聚在家中,争着抢着包饺子,好不热闹。年幼些的孩子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扯了块小面团当橡皮泥捏去了。却留下一个小小的掌印在软糯糯的面团上,显眼得很。只是,这时候,大人也便遂了小孩子的愿,任由他们玩闹了。包饺子的空闲也话起今年的家事,短短数字,却载不动满心的惆怅。吃饺子却是不会含糊的,沾上些腊八醋,带点辣的酸最是好吃。香味流淌在屋内,顺着门,一直流到街道,杂着别家的,一并流到人们的心尖上去了。

年的味道,洋溢在饺子热腾腾的香气里,在心尖无止息地流淌。

年是一帧清新淡雅的水墨,年味却在味蕾的欢愉里变得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