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时间:2020-01-20 15:07:59 | 作者:念念今夏

选择,总是徘徊于对与错之间的。就好比选择是一位母亲,孕育着两个孩子,一名曰德行,另一名曰败坏。每当你做出一次选择时,她腹中的胎儿便有一个会死亡,剩余下来的那一个——或成为你一生都忘记不了的幸福时刻;抑或成为一个你穷尽一生也无法解开的迷。

那是被我埋葬于心底的一天啊。

2011年10月27日。

晚饭后,我还是如平常一般,绕着村子溜达上一两圈,捕捉上一些“稀奇”的事物;或是去听商店里“鬼混”的人的故事;我也经常去逗逗村子里一些人家所喂养小猫小狗之流;不时也会去同邻居家的孩子玩一玩捉迷藏--谁的6岁不是如小鸟那般,自由自在,无拘又无束的呢?

可这一天却出奇的令人郁闷,商店早早的关门了,商店一关门,也就没有人再会坐在黑灯瞎火下聊天了。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连经常倚在树边的醉汉也不见了。

路边树上的叶子也早已凋零殆尽,树枝也接近枯死,若是爬上树,不晃上两下就准会掉。田野上刚收完麦子,空荡荡的,只剩桥头飘来的山歌在夜空中飘荡,麦梗在那里聆听。

村子里倒是经常聚集着一些好吃懒做的人,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拿着一个小盆儿,四处漂泊,以乞讨为生,若是施舍他们一些闲钱,好一些的话,他们可能会饿着肚子,踱着步子走进商店,买上一两根儿烟,贪婪地吸上几口,吸尽了,再去讨钱买些粗粮,一两口下肚后,他们便心满意足了--但若要遇到一些贪得无厌的人的话,那便麻烦极了,他们会对着你死缠烂打,这些人多会儿满足多会儿才会完结。因此这儿的人是十分讨厌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他们的 。

“啊——”我喊道。

黑暗之中,似乎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撞了我一下,我退后了两步,那个东西却似乎倒在了地上。

借着微弱的星光,我才看清了那个东西的真面目--一个瘦弱到是皮包骨的小乞丐。我还没开口,他便先说:

“请行行好吧!我的爷爷快要饿死了!”

我的目光循着他的声音向远处看,月光的映照下,一个显得更为瘦弱的老人正躺在稻草堆上,只有双肋还在微弱地一起一伏。

“求您了!行行好吧!行行好吧!”他的声音仍在萧瑟的秋风中无力的挣扎着。

我的兜里有着买糖剩下来的3元钱,刚想把它掏出,手却情不自主地悬在了半空中。

“ 你不能给他,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躺在稻草上的肯定不是他的爷爷,他只是想博取一些你的同情心而已--别给他!”“可是他们看起来十分可怜啊!”“可是什么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的内心,正面临着一次选择。

“ 行行好吧……”他仍不肯放弃,只是声音越来越小。”

“对不起!我没钱……”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

他仿佛遭到了当头棒打,头垂下来了,但还是说了一声:

“谢谢您……”

回家后,我才发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绳子缚住一般。

第二日,当我再出去寻觅他时,他同他的爷爷却早已无踪无迹。

到现在,每当我看到乞丐时,总会想起他和我那个错误的选择……

我不知那个小乞丐现在过得如何——活着——还是依旧携着他的爷爷,被如我这般的人折磨着——被这炎凉的世态折磨着。若如此,也倒与死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