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的什么

时间:2020-01-23 14:44:20 | 作者:许琳超

每一次,看到小孩在“后山”上打已成熟的果子,总能想起那小时候的俩人,趴在地上笑的场景。事情发生在深秋的一天。

那时万里无云,我们在村里的几个小伙伴齐聚一堂,商讨该怎么玩。

这时古灵精怪的向锐提出了一个好建议:把树上的果子打下来当子弹玩。

我们争先恐后地叫道:“让我来打!让我来打!”可向锐说:“让许琳超来吧,他个子比较高!”而在一边的周伊凯略有不爽地走开了,其它小伙伴走的走,散的散。“切,不就想打果子吗?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十分气愤地说。现在只剩下我,向锐、周晓赋仨哥们。我抓起一根就朝树上打,刚才一肚子的火气正愁没有地方发泄,我狠命地打着果树,果子像是用502粘在上面的一样,不肯乖乖地下来。这可怎么办,也不能干着急,冷静思考一下。好像……没有办法耶!向锐:“唯一的方法就是:继续打吧!”我举起棒子就向树枝抡去。

水面十分平静,一颗果子打破了这可怕的平静:“哎呀,怎么又掉到水里了,这样猴年马月才能聚齐120颗,现在才40颗,可这有什么用,只能一个人玩这40颗。”

到后来,我找到了一棵矮小的果树,向锐爬了上去:“我上来了。”“嘿!这小子,比孙悟空还机灵呢!”摘下好多果子的向锐跳下来清点一下,还是不够玩,一下子火了的我,抡起棒子就向树上的果子打去,打了好几十下,一个果子不下来。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太阳火红火红的,三个人大吵大闹的话语,似乎打破了宁静。气喘吁吁的我,决定放弃这个游戏,我一松手棒子不小心就粘上了一点泥,向锐让我再打几个就不打了,我抡起棒子打向大树,周晓赋说:“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然而……悲剧真的发生了。唉,那泥哪也不去,我刚转头,它就贴在我的人中的位置。

那俩同志当场笑趴在地上:“哈哈哈哈,变成太君了,日本太君,哈哈哈哈……”“你快走开,我笑抽了快。”周晓赋和向锐捂着肚子喊道。

我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向锐说:“快去水里看看,哈哈哈哈……”我一个箭步飞奔到河边一看,原来自己早就变成了人中有方胡子的日本太君了。“喂,笑好了吗?”“干什么?”向锐无力地说。“笑好了就快过来,我没有力气了。”周晓赋躺在地上说。“我也一样,不行了。”向锐无力地向我摆摆手。没办法,自己来呗!

虽然是一个充满了悲伤又有糗意的历史,可在深秋,总让人不禁想起来,我变成日本“太君”的事已成为了一块在心中在脑海里褪不去的颜料,一个深深的印子。为什么忘不了,所有景物与那俩快笑出病的同志,可能这是童年珍贵的回忆之一吧。“帮我看看,哪儿还有,没了吧!”“右边还不干净,左边一点,对了……”

真的是被小伙伴无情地嘲笑的“忧伤”啊!我一悲剧演变成了喜剧!这又悲又喜的故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