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

时间:2020-02-05 13:14:21 | 作者:夏雅奥

满是葱郁的枝条,就像如何也揉不破的棉花的嫩叶,绿意盎然,恍惚间也成了我心目中它一贯的姿态。

自打我记事开始,这棵大白杨就一直伫立在老家的院子里,春夏秋冬,严冬酷暑,风吹雨打也没能稍稍改变它傲人的气概。偌大的院子,被它覆盖住了几乎一半的面积,每当阳光正好时,它总是努力伸长了脖子,遮挡了几近所有的光,只能依稀在水泥地面上找寻到几分光点的痕迹。亲朋好友时常来扯家常,本想晒个不温不燥的日光浴,却总被大白杨肆意生长的枝条扰了兴致。小姑常说大白杨养在这碍事,让祖父趁早砍了还能卖个好价钱,祖父却不为所动,成天乐得自在。

祖父常常独自倚在大白杨旁闭目养神,我学着他搬来一把板凳靠在白杨上,好像,也不是像小姑说的那么糟。我也问过祖父许多次,为何要种这白杨。每每这时,祖父总爱呆望着天空,笑而不语。虽然那时候年少不懂事,却也能隐约感觉到祖父眼里尽流露出的思念。我呢,见在祖父这找不到什么答案,便伏在祖母耳边轻轻地跟她说悄悄话。

等到我到了该上初中的年纪,父母把我从祖父母那接到城市里生活。离开的时候,风起,白杨微微浮动枝条,似乎在向我挥手告别。

那一年,我们接到祖父病重、卧床不起的消息,急急忙忙从杭州赶回老家。一大清早到家,院子里大白杨的枝条上还沾着晨露,却早已没了以往的风度和光泽,病殃殃的任凭风吹雨打,一副颓然的样子。祖母说,它也病了,病得很严重。

一切都是那么的悄无声息,祖父走了,他走得很宁静,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昔日那个爱笑的老太太,似乎一夜间老了许多,却是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如此平静,轻轻地为祖父盖上被子,悄悄走了出去。

我随祖母走到院子里,她用带着一丝梗咽的声音,慢慢地说着祖父。祖母说,祖父当年在部队时,有一位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两人感情似兄弟一样。当年他们一起在院子里种下了这白杨,也没想过它能长到如今这么大。他们上过不计其数的战场,一起走过无数艰难的日子,只不过在最后一场战役里,那位战友牺牲了。那时候祖父成天无精打采,总是一个人呆呆望着天,不进一粒米一滴水,一直沉浸在战友牺牲的沉重打击中。大家都说白杨碍眼,却很少有人知道它对祖父来说是多么重要。在祖父心里,战友从未离去,大白杨代替战友已经陪伴在祖父身边大半辈子。

再见白杨时,它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它努力让自己变得更茂盛。这一次,它为自己而活,再难也要坚持着走下去,就像当时陪伴着祖父度过人生中最艰难无助的日子。是的,它挺过来了。

著名作家海明威的著作《老人与海》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神话,创造了一个奇迹。这是何等的坚持,让老人在经历了八十四次挫败之后,依然能够克服自己继续出海打渔;这是何等的信念,让老人与庞大的马林鱼作战,永不放弃希望;这是何等的勇气,让老人能与饥饿的鲨鱼群周旋,宁死不屈!就是因为一次次打击和挫折,磨练了老人的心智与信念,也造就了这个文学史上的伟大著作。

人生的道路上本就是充满困难和挫折的,需要我们不停追求不停探索。这条路又长又苦又难走,但是只要我们能像圣地亚哥一样永不言败,内心充满希望,永远燃烧着执着的火焰,就一定会是一个胜利者。

就像,那棵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