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一瞬间

时间:2020-02-06 11:19:42 | 作者:张腾允

我幼年在老家时,最喜欢吃的,要数“大三元”的夹奶油的小蛋糕了。

平时外公上班,外婆带我,一次偶动了馋虫,就跟扭股糖似的缠她去买。那天天下挂着雨帘,蒙蒙的一层无声无息地往地里落。

外婆没法,答应我去买,让我先睡觉。我上炕躺着,煎大饼一样不安分,翻来覆去间听到外婆带上了厨房家的门出到院子里去了,迈着她独有的“擦啦、擦啦”有节奏的细脚步,进了对个儿换衣的平房。我高兴又焦急地一直听见她从街门外面反扣死了门环,才咽着唾沫四仰八叉地在炕上睡了。

就这样不知迷迷糊糊睡了多久,街门吱嘎嘎的响声一溜烟跑来钻进我耳朵,我一跃而起,蹦下炕去,跑到门口,恰巧看见外婆站在大开的门口的一瞬间。

她头顶上罩着一把旧伞,像大荷叶,雨珠像露珠一样从伞上滑下去,从伞尖向下滴滴答答地掉。又短又黑的头发上氤氲了一层水汽,眉毛间那“儿”字形纹路舒展开来,脸上沟壑里全是慈祥的笑意,眼眯着,嘴微微咧着,身上套着她那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件穿长了的编扣的布衣,干净的裤子,旧布鞋,左手撑伞,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袋上朦朦胧胧结了一层热气,里面是我常惦记的黄灿灿的影子。外婆就这样在安静、清凉的细雨里站着,站在街门口晒玉米放爆竹的土路上,背后是泥墙素瓦的村庄。

那一瞬间,觉着外婆很美。

但下一个瞬间我还是一把夺过蛋糕跑了,任凭外婆在身后叫:“这孩子,又不睡觉!”但我猜到,她说完肯定又会偷偷笑。

后来一次,全家人坐在一起,问我谁最好看。我不知道怎么的回答:“外婆最好看!”外婆脸上皱纹里又藏起了笑意。我又得意地说:“外婆给我买蛋糕回来时最好看!”全家人一齐笑我只知道吃。

唉!其实现在追思,那时候的确是我小小心目中外婆最美的一瞬间,然则为何而美,在我现在心里另有一个答案。

后来,我离家读书,逢年过节回家乡,也常常忆起大三元的蛋糕。我是不会在缠外婆在雨天泥泞里买来给我了;更何况,我怕吃到的也早已不是当年当日的滋味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