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时间:2020-02-06 14:41:03 | 作者:黄亦澄

那时,我觉得,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烟花。——题记

大年三十那天,一切照常。父亲早早的起来了,带着狗上楼溜了一圈后,便坐在沙发里自顾自的玩着手机,与外面的鞭炮声隔绝开了,仿佛一尊雕塑。外面的鞭炮声热闹的放着,个不知为何,我却只觉得冷清。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让这个新年非同一般,原本热闹的新年突然的就冷下来了。大多数人都闭门不出,即使从窗口像外望去,街上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只听见远远的鞭炮声。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仍在放着烟花呢,想让这年多一点年味呢?

我看着窗外,试图在白天看见烟花,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鞭炮……上一次放鞭炮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红色的鞭炮,在夜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抬头一眼,花就开进了心里。但烟花转瞬即逝,它化成灰,被埋葬在垃圾场,再也不见。

过了一会儿,母亲也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起了。家里一片寂静,跟外面的街道一样。

但是到了下午这寂静就被打破了。起因不过仍然是那些。她愤怒的数落我,让我好好反思,取消了一切娱乐活动,而已。石雕在边上悠悠的补上一句“大年三十,懒得说你。”就着自己的观点发表了一篇长篇大论,眼睛从未离开过手机。

于是半夜的十一点,我再也忍受不住。抓起口罩,走出家门,走向电梯,无视身后的灯光。

半夜的风凉到了心里。风陪着我,一直走,一直走。

街上没几个人,店门紧闭。一时不知向何处去,直到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向着江边走去。那里不是一个人,是几群人。虽然都带着口罩,却难以掩饰他们的脸上笑意与心里的幸福。

我远远的观望着,看着烟花绽放时,正好十一点三十分,距离大年初一还有三十分钟。

十二点回到家,还是借了手机,对各位说“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