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汤,半碗苦

时间:2020-02-09 14:21:35 | 作者:殷雅洁

母亲的银耳莲子汤从不去芯。

初尝这碗汤,在氤氲的水蒸气间,银耳微泛着黄,莲子细白浑圆。我轻轻吹了口气,满心期待的将汤送入口中。银耳的软糯和莲子的清香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细细咀嚼,一阵苦涩由舌尖蔓延,瞬间侵占了整个味蕾。我赶忙吐出,原来,是绿色的莲芯未去。

反观身旁的母亲:唇角微扬,眼睛微眯,细细品味,似是爱极了这莲子汤的甜美。我不禁咋舌:“不苦吗?”

母亲笑笑,不置可否。

不久后,母亲再次做起莲子汤来。鬼使神差般,我站在一旁注视着全过程,许是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奥秘来。

银耳洗净,泡发,莲子洗净,泡软。那翠绿色的莲芯在这中间显得格外刺眼,我微微摇头,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待银耳在水中舒展开身体后,母亲便将它放入锅中,加水,没过银耳一指深左右,再倒入洗净的莲子。一碗夹杂着苦涩的莲子汤蓄势待发。

若干个钟头后,母亲掀开锅盖,一股带着莲子特有的清香的气息扑鼻而来,充斥了整个厨房。

母亲用筷子夹起一颗莲子送入口中,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不苦吗?我再次抛出这个问题。

“当然苦,可莲子虽苦,却有属于它自己的独特芳香,它的苦一旦中和汤的甜;就不那么苦了。莲子芯在汤里扮演的角色,是调味剂。”

我哑然,悠悠的端起面前的莲子汤。细尝,那莲子的苦在舌尖萦绕,中和了汤的甜,继而汤的甜腻被这苦取而代之。留存下来的,竟只剩下淡淡的莲子清香,竟再觅不到初尝时的那般苦涩。

后来,我终是尝到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去芯莲子汤,结果却让我失望。

离开了莲芯的莲子汤只剩下甜,甜得发腻,甜得发齁。我竟怀念起母亲那半碗苦的莲子汤来。那夹杂着丝丝苦味的莲子汤虽不是那么甜,却回味无穷。

我蓦地懂了母亲的话。

她说:莲子在汤里所扮演的角色,是调味剂。

苦,是甜的调味剂。

因为苦,所以甜。

那碗去了芯的莲子汤时隔不久我竟怎么也回味不起来,而那带苦带涩的莲子汤我至今记忆犹新。

原来,莲子芯在生活里所扮演的角色,叫苦难。

母亲的莲子汤,从未去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