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童年

时间:2020-02-10 12:33:38 | 作者:谢宇恒

“小小麻糍甜又甜——”儿时,每当幼儿园放学,一位穿着黑色大褂的爷爷就会站在大门边,身边的三轮车上挂着一只充电喇叭,这种拖着尾音的吆喝就会在充电喇叭里响起。这个时候,我就会甩掉妈妈的手跑过去。那小小糯糯的麻糍对于我,总是有种不可言喻的吸引力。

小小麻糍,味美,气香,咬在嘴里,软糯一团,甭提多好吃了。每天下午放学时,那三轮车旁总会围满了人。而最让我感觉奇妙的,还是三轮车上那个可以变出美味麻糍的大“铁箱子”。

“铁箱子”正面有两个小孔,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小孔下面有一个方形的大盘子,里面全是黑乎乎的糖与碎芝麻。“铁箱子”旁边有一个样子有趣的摇杆把手,旁边还有个启动按钮。从远处乍一看,像是一个放大的银色八音盒。

幼小的我,挤进人群,挤到爷爷面前,伸出手里的硬币,喊着:“我要麻糍!”爷爷便爽声地喊一声:“好咧!”接着,就像变魔术一样,按下按钮,左手转动摇杆把手,“铁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箱子”发出神奇地“嗡嗡”声,那两个小孔里便慢吞吞地吐出了两条白色的麻糍出来。爷爷麻利地右手拿切刀,沿着“铁箱子”飞快地一上一下切断麻糍条,小小麻糍就变成一个个小球滚入下面的大盘子里。我看着那些滚动的小球,拼命地咽下口水。爷爷拿出一个漏勺,把麻糍小球滚上一滚,上面均匀地沾上了糖和芝麻,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这时候,周围的孩子们便个个伸长了脖子,眼睛瞪得滚圆滚圆,贪婪地吸着鼻子,享受着麻糍令人沉醉的谷香。终于,爷爷将滚出的麻糍装入包装盒,递到我们这些淘气的食客手里,满足地看着我们把热乎乎的麻糍球塞进小嘴里。

我把麻糍盒拿到手里,根本没有耐心等待麻糍凉下来,捏起牙签,挑着麻糍就往嘴里送。麻糍滚烫又粘牙,我把它们在我的口舌之间翻来翻去,一个还没有咽下,就又着急挑起另一个送进嘴里。

幼年的时光渐渐远去,卖麻糍的爷爷再也没有出现在那个街口,但小小麻糍的香糯滋味却除抹不去,令我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