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

时间:2020-02-10 13:11:01 | 作者:张婧

我见过最美的风景,不是一个人的眉眼如画;不是一道风光靓丽的田园景象;而是一个人,从心底由衷发出的心灵美丽。她美得不可方物,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之一。

几年前,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小村庄,那儿非常荒凉,人烟稀少,到处都是黄土瓦砾。不远处有一座几近荒废的桥,摇摇欲坠,当时我走上去玩,一脚一脚踏上去,与之伴随的是桥嘶哑的轰鸣声,妈妈那时一把拽下我,揪住我的手,朝我问东问西,安抚了我好久。此后,我再也没有踏上过那座马上要土崩瓦解的桥。

在这个小村庄里住着十几户人家,全部是已过花甲的空巢老人。其中就有一位老婆婆,我们都叫她细脚婆婆。她年过七旬,脸上早已被岁月的痕迹所占满,一张脸像枯木干上的树皮,还有那双皮包骨的手,以及那双细小的脚。妈妈经常和我提起这位细脚婆婆,说她为人很尖酸刻薄,很“抠”。那时我还很小,并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位细脚婆婆,对此,我也是一知半解。

那天,我们全家又回到家乡,来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他们在唠家常,我着实无聊,就偷偷溜了出去,去了那个荒凉的小村庄。

我抱着一堆黄沙,正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就听到了一阵阵开口唾骂的声音。我放下手中的黄沙,两只脏手用劲擦了擦自己的裤腿,向声源走去。

是那个“抠门”尖酸的细脚婆婆,还有她周围一群同样住在这里的老人们。

“你咋就这么‘抠门’了,给纳双鞋垫要俺这么多钱,你是不就差明抢了?”一个大概七十左右的老汉对着正在纳鞋垫的细脚婆婆一声怒吼。

“就是了哇,你这么大岁数了,不让自个儿女把你接进城里,天天来这儿是作甚的?”另一位大概是六十岁左右,正在织毛衣的老婆婆也随声吆喝起来。

“你怎么不去死啊,想你这种尖酸刻薄的老婆子活着还有啥意思!”

“就是,就是”……

细脚婆婆那双正在纳鞋垫的手顿了顿,理也没理他们,转头就向自个儿家门走去,根本没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有理会身后一片的谩骂声。

几个月后,村里的大队书记来这个小村庄里视察了一番,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咱们村里的这座桥可咋办呐,也不能就这么荒废了,可现在咱手头里也凑不齐钱,烦心喽……”

细脚婆婆那双正在晒小麦的手停了下来,像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儿,晃晃荡荡向自己家门走去。

村儿里的老人们也是个个忧愁满面,手里捏着一些薄薄的旧钞票。就在这时候,细脚婆婆手里抱着一个旧布袋出来了。他站在村干部面前,小心翼翼地将旧布袋打开,村里人都惊呆了。

是的,被打开的旧布袋里放着许多的钱,有五块的,十块的,最大面值不超过二十块,还有一毛的,一分的,以及那小小的硬币。

“干部,这是我这几年存下的钱,一共是一万三千六百七十二块八毛六分。我自个儿要这么多钱也没用,给村里面修桥用哇,你们也知道,我是寡妇人家,没生过儿,育过女,也快不行了,这钱你一定得收下……”

村干部手都在发颤,接过了这笔分量极重的零钱,眼眶里是泪光闪闪,嘴里也不停对细脚婆婆说:“真是太谢谢了,咱们村儿的大伙儿都谢谢你……”

细脚婆婆绽开了一个笑容,尽管并不是有多么美丽,甚至还有些惊悚,但那抹笑容,是发自肺腑的笑容,直直地打进我心底。

不久之后,细脚婆婆去世了,修桥的工程还在继续。很多人都发现了在这座桥的旁边,有一块碑,上面写着细脚婆婆的名字……

现在,当我再次站到这座桥上时,心态早已截然不同,没有担心与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心底淡淡的忧愁与敬佩。

看着现在绿油油的梯田和金黄色的稻野,以及那块石碑,我笑了,细脚婆婆她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她之前的尖酸刻薄都是为了村里吧,为了这座桥,也为了这道美丽的风景。

最美的风景,就在心底处,需要用心发现,用心体会。我们丈量的不是人的外貌,而是内心深处的美丽。这种美,会令人闪闪发光,会令人刻骨铭心,久久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