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其实很简单

时间:2020-02-18 11:51:18 | 作者:邵成多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天际,晚霞沉淀,萦绕周身,施施然裹挟着我的步伐,他的微笑与她的眼神——方才幡然醒悟,幸福,其实很简单。

傍晚的倦鸟晦暗了心情,远方袅袅传来的广玉兰花香蛊惑了目光。学业的失意,作业的繁重似春日的蚕,一点点咬蚀着幸福的桑叶。而父母整日为琐事喋喋不休的争吵亦令我无所适从——我希冀幸福的感觉,然而,它似乎很难,亦遥不可及。

“吱呀——”是父亲打开房门的声音。他与往常似乎有些不同,轻声唤:“这广玉兰开花了,很美,咱们也好久不出去透气了,今天就出去散散步吧!”

镜头再一次地切换,已是一家三口逆着晚霞散步的景象。傍晚的景异常迷人,淡淡的霞光如一道素雅小令,路旁稀疏栽种着几株广玉兰,馥郁的花香沁人心脾,很舒适。

父亲一人走在前面,暖橙色的光辉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投下阴影,母亲则一步一踟蹰地紧随其后,兴许还在为近日的争吵而置气,而我,默然走在最后,心底有异样的情愫蔓延——时啊,已是多久,多久没有像如此一般出来散步了?即使各怀心事,却总有几丝连绵悸动的幸福渗入心房。

慢慢走,慢慢忆。于一株葳蕤的广玉兰前,母亲蓦然顿住了脚步,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广玉兰很白净,素素妆,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意味,静静伫立在岁月深处,与世无争。此时的父亲也不顾与母亲之间的小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隔阂了,三步并作两步跑来。平素刻板的脸庞上是对过去的追忆:“你不知道,你妈以前就喜欢广玉兰,当时我还穷,买不起玫瑰花,就只好折几朵玉兰花给她,她还挺开心呢!”

母亲嗔怪地瞪了父亲一眼,用手轻轻摩挲着那抹纯净。思绪跨越时空的长河转向那个年代:父亲母亲都年轻气盛,鲜衣怒马。赠予几株广玉兰给母亲的父亲不曾料想到讨得了欢心。母亲的笑,很羞涩,亦很幸福,填满了广玉兰淡淡的香。

回过神来,方才发觉我们早已别了广玉兰,继续前进。此刻三人的位置于无形中改变。父亲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在我右侧,而母亲仍然踱着碎步走在我左侧。迎着一轮柔和的夕阳,母亲悄悄将适才折下的广玉兰花置于我手中,香气绵绵絮絮,撩拨着,不安着,简单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抬眸,与夕阳对视。天际的云霞缠缠绵绵,将一轮太阳呵护地完好——这像极了逆着霞光缓缓散步的我们。我亦如珍宝般被父母在呵护中成长,面对琐事的扰乱,我却身在福中不知福。

广玉兰的花瓣细腻而温润,恰似这简单幸福的传承,那时的父亲给予母亲幸福,而此时的父母给予我幸福。

在繁重的课业、父母的争吵中寻觅幸福真的很难,而我又一向认为幸福是一些不可企及的美好——但,逆着夕阳,与母亲的眼神交汇,父亲的微笑照应,循着花香,穿透灵魂的幸福不知不觉间浓郁——幸福,其实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