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

时间:2020-02-19 11:48:03 | 作者:殷馨馨

我的家乡是“野”的,不信你听……

“叮咚叮咚”这是小溪在歌唱;“啾啾啾”这是鸟儿在吟诵;“沙沙沙”这是春风在伴舞。春,一个如花季少女的春,来了。菜地的油菜花,金黄金黄的,池边的小麦秧,嫩绿嫩绿的;草丛的野花,红的,黄的,白的如夜空中的繁星一样多;树上的嫩叶,归来的大雁、洁白的云彩……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懵懂和纯真,这难道不“野”吗?

夏的守护者捧着百花篮急匆匆的赶来,树荫下一条小黑狗在连连打着哈欠,树上几只知了在“知了……知了……”地闹个不停。深绿的叶子也屈服在了这毒辣的太阳之下。夏,一个如火山口的鬼天气,到了。瓜地的大西瓜,绿油油的;池底的小鱼,活泼的;池上的粉荷花,婷婷玉立的。干燥的空气、火辣的阳光,清凉的小溪……对世界充满了火热、奔放和野性,这难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道不“野”吗?

“哗——哗——哗”这是来自秋雨对丰收的虔诚;“沙沙沙”这是落叶对大地的回报,“哈哈哈”这是农民对秋季的谢礼。秋,一个成熟丰盈的少妇,来了。地上的落叶有红的有黄的,零零散散的拼凑在一起,那样绚丽夺目;南飞的鸿雁在清冷的天上自由翱翔,不疾不徐;凉爽的秋风,丰收的季节,诱人的果香……对世界的绚烂、希望和快乐,这难道不“野”吗?

冬是单调的,冬是孤独的,冬更是白色的。寒冽的冰雪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北风呼啸,雪夹杂着雨吹到了眼中。一夜之间,树白了眉,山白了发,地皱了眉。一切银装加身,晃了人眼,如卷上的画,一笔真实,一笔朦胧、一笔梦幻、一笔现实,画下了惊为人知的自然。刺痛的寒风、屋檐的冰锥、发抖的肩膀……对世界充满了不屈和坚持,这难道不“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