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

时间:2020-02-22 13:46:27 | 作者:舒沐阳

看着明信片上的豌豆花,从黛色虚像中抽离而出,逐渐化成一张现实的图景。顷刻之间,发现自己竟说不出话来。

小镇深藏于苏北的兴化,那里有爷爷、溪水、豌豆花。

家门口溪水依旧清澈,水声始终如铃。春天里,豌豆花就傍在水边,靠着树干或搭起的藤架,素白的花朵纯净地仿佛是天宇中的星子,有一种尚未被工业利欲污染的真实。

“花向琉璃地上生,风光旋转紫云英”,诗人喜好紫豌豆花,我却偏爱白豌豆花,不加装饰,不着粉黛,一丛丛地,静悄悄地附在爷爷搭好的藤架上错综着。四月的天没有炙热的光,豌豆花也是嫩生生地俏立着。花朵是乳汁样的白,靠近花心处泛着浅浅的翡翠色:茎叶是水嫩嫩的绿,用手轻轻一折就脆生生地断了。豌豆花是蝴蝶状的,乍一看,仿佛成千上百只白蝶憩在茂盛的豌豆丛中,和风拂过,正欲翩翩起舞呢,好不妙幻。花朵没有浓郁的香气,把鼻子全都凑到花上也只能闻见零星的香气,淡淡的,浅浅的,很清新。它们的影子揉进河水中,模模糊糊的绿,模模糊糊的白,就像是从梦境中蜿蜒出来的一样。常常看见爷爷躬着腰在丛间忙活,脸上洋溢着豌豆花样的烂漫。

月光下的豌豆花也是极美的。屋檐托起盈缺不定的月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亮,月光下的豌豆花晶莹水嫩,清澈透亮。月光的触角在柔软的花瓣上浅浅抚摸,小小的豌豆花晶莹发亮,那是什么,凑近一打量,原来是露珠!哦不,那是奋斗的汗水呢。她小小的瘦弱的身躯拼命向上够着,花朵高昂着头颅,纤细的绿茎原是想去擦拭天空。恍惚中,听见豌豆花心中的默念:我要向上!我要向上!哦,那朵豌豆花正努力向上呢!

较而其它花,我仍喜欢豌豆花。田头的油菜花,太艳,太闹,晃了人的眼;盆里的杜鹃,太盛,太火,迷了人的心。相比之下,豌豆花就安静得多,少了分柔媚,多了分挺拔;少了分丰腴,多了分秀颀。不特意,不雕凿,不迎合,不曲意,率性而为挥洒天真。

花影眷着风,在夏的指缝里流淌。转眼,我也要离家上学。临走前,爷爷拉我到豌豆架前,指着一株豌豆花说:“孩子,你看这豌豆,倒挂在水里,它拼命地长;匍匐在地上,它拼命地长;给它根架子,它拼命地就要去登天。孩子,你要明白……”后来的话,我记不清了,依稀记得那天溪水依旧清澈,水声始终如铃。豌豆花在夕阳的光线中笑得烂漫。

又一季豌豆花开,在春意盎然中爷爷一日日渐渐驼了背,而我轻抚溪旁的豌豆花丛,在摇曳春光中挺直了腰板,茁壮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