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路上

时间:2015-07-02 13:07:36 | 作者:喜宝

沉寂了许久,转身的一瞬间就成了一阵风,吹面不寒,只是将私藏的回忆全部淋散。——题记徘徊在思绪的湖畔,偶尔地一阵风打在面庞,人也就若醒若醉地彳亍独行。记得从前很喜欢一个人走在路上,肆无忌惮地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而这样的习惯就如渐行渐远的声音,走到了时间的尽头。每一次回顾从前的风景,我都由心而感到一种背叛,自己眼里的一切是那么真实,自己的出现仿佛变成一场无声的独幕,重复着可笑的彩排。这些风景,如新陈代谢一样已从生命中剥离,模糊到自己也看不懂了,我很同情时间,它是多么地健忘!

我一直很钟情一个意象,那就是“走”。走,是生命最为直观的表达,人走在天与地之间,就好象热血在血管壁里撞击,很有生机。走是一种享受,可以信步流连,可以碎步轻摇,两旁的景色如影册里的照片一页页翻飞在风的轻盈里,这种气息是在冠冕堂皇地氤氲暧昧。每秒都是离情,直到麻木,我也发现,每每次时,这小风总是那么悠然而恣意地吹着。

无论是走,抑或是停,总是在同时光进行着战斗。清晨小跑的街道,不知道它还是否记得你吃着冰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棍的模样。右手提笔,一字一画,最深刻地记录那些是非点滴。婉转忧郁总是那首月下的苍丘,迷离班驳的总是这风淋碎的回忆。

风的充盈让阳光下的影子变得真实,左肩发梢的微颤,是右手伏案的寂寞。年华寥落,在时与空的夹缝里翩然擦过,笔触与纸面的缱绻是青春提前写好的悼词,无尽哀思,是这样一阵风,不知所云,也不知所踪。波光粼粼的湖畔为岁月把盏,斜阳轻瞥,已是看不清的风景,只是风还同样地吹着,吹不散笼罩在岁月中久积的阴郁。一切就像江南小镇的一场雨,淅淅沥沥,既是惆怅又充满思虑,虚实半生一晃而过,浸泡在远近不测的迷雾里,升腾与漂浮。

当我们还没弄清楚,这一生就随着那样的一阵风,携裹着一堆零碎的记忆,一个某某某,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点……人的一生在际遇这样一阵风,在沉寂了很久,又以这样一种简单的方式,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感动,我有像三年前那样,被那一弧皎月吻伤,笔端倾斜,是风般飘逸而散碎的文字。那开头仍是“月朗照了许久,我也沉寂了许久……"

如此,这风也最终成了结尾,这最终都归虚无的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