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后记

时间:2015-07-29 11:55:55 | 作者:张毅博

“什么?项链是假的?你怎么可以……”玛蒂尔德的怒气好像溶解咋眼泪和唾沫星子中一起迸发了出来。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知道我蒙受了多么大的损失!好吧,咱们以后一刀两断!”玛蒂尔德怒气冲冲的走了,只留下福雷斯蒂埃太太呆呆的站在那里,她的孩子怯怯的抓着她的裙角躲在她的身后。

今天的工作还算顺利,洛瓦塞尔一脸轻松的回到家,却发现灶是冷的,家里杂乱不堪,一切都还保持着他上班之前的状态。仔细一听,妻子正在卧室里缀泣。

“亲爱的?”罗瓦赛尔坐在旁边,轻抚着妻子的头发。玛蒂尔的顺从的趴在丈夫的肩头放声大哭。罗瓦赛尔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妻子这十年里受的委屈,自己是一家之主,是这个家庭坚强的后盾,他不能哭。

哭罢多时,玛蒂尔德红肿着眼睛,脸上挂着泪痕,她轻声问:“亲爱的,我想跟你说件事,但我怕你发火。”“说吧,我又有什么权利向你发火呢?”“咱们接我朋友的那条项链是假的。”罗瓦赛尔怔了一下,随即一个苦笑浮现在脸上。“咱们应该想到的,是不是?但那项链是真是假已经毫无疑义了,我觉得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咱们用诚信换来了良心的满足,不是吗?弗雷斯蒂埃太太会永远记住你的,咱们两家的关系不就更近了一步吗?”“可是我今天遇到她还当面提出一刀两断。”“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她一片好心把项链借给你,你却这么说人家,岂不显得你气量狭小?”“好吧,我明天给弗雷斯蒂埃太太写封信道歉,唉……”洛瓦塞尔吻了吻她的肩头,玛蒂尔德沉沉睡去。

第二天玛蒂尔德醒的很早,她轻轻地起床,尽量不打扰丈夫。这十年来,她也老了不少。额角冒出几撮白发,鱼尾纹也更深了,但他的嘴角明显留有笑意。她苦笑了一下,不知他又梦到了什么,她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颊,蹑手蹑脚的走去厨房。

送走丈夫后,她意外地在空了很多年的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沉甸甸的。打开一看,竟然是那串项链,她不禁叫出声来。又仔细一看新,信上写道:“亲爱的玛蒂尔德,我为我没有尽到朋友的责任而感到深深的内疚。但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项链丢了呢?你完全不用陪啊。那串项链我拿着心虚,它不属于我,属于你们。现在我将项链和信一起奉上,不要在生我的气了,好吗?以后一定常来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