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绺消失的长发

时间:2020-05-10 14:20:12 | 作者:沈明慧

“女儿,你快来!”妈妈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让我的心猛地提起,最近肺炎蔓延得如此之快,难道我们家有人被感染了?整个人如坠入了冰窟一般,从头凉到脚,从阳台到房门,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却如万丈悬崖一般,虽是疾步,每一步,都心如虫咬,一丝恐惧,害怕,徘徊在心头,母亲的呜咽声却从房门间传来,不安如黑云一般,笼罩在心头。心在嗓子眼掉着,脚在麻木的走着,那不安的情绪,也阵阵加深着。

离房门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跳的越来越快,深吸几口气,定了心神,这才缓步走向妈妈。只见妈妈手捧着手机,哽咽着对我说:“你小姨她……她去了前线……”话还没说完,就一串泪划落。这个从不曾在我们眼前软弱过的人,从不曾哭过的人,与小姨关系极好的人,此刻,一串一串的泪汹涌而出。微弯的腰,将手机捧在心口,斜倚在床边,眼睛已哭的红肿,这是伤心多久的痕迹呀,我难过的不知所措。她见我来了,仿佛找到了依靠,一把把我拥入怀中,仿佛用尽了全力,嘴里不住的喃喃道:“她会没事的……她会平安回来的……”可她颤抖的身体,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她大滴大滴的眼泪,无一不在体现对小姨的担心。

手机里,是3位意气风发的小姐姐。其中一位小姐姐身着防护服,脸色有些苍白,脸上还有些淡淡的勒痕,却笑的格外灿烂,牙齿雪白,眼睛里闪烁着光辉。咦?这不是小姨吗?我上次还和妈妈在医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院遇到她了呢。视线再往上移,那突兀的,醒目的,刺眼的寸头,润湿了我的双眼。小姨的黑发呢?那头她引以为傲的长发呢?没了,只留下一头又短又密的发根。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从眼眶里流出,视线渐渐模糊,我仿佛看到小姨与家人挥手告别,背起行囊,戴上护目镜,穿着防护服,投入到那场无硝烟的战争中去了,留下的,只有一个身着白衣,坚韧不移的背影;我仿佛看到她剪下留了多年的秀发,眼中含泪,却带着坚定,满脸的坚毅,这是需要怎样的勇气。

看着小姨,看着他们三,看着一群群援助者,我忽的惊异于那平凡衣着包裹着的躯体,那与常人一样有恐惧害怕的躯体,居然可以释放出如此伟大的力量!明明将面对的是危险与死亡,但仍能如此灿烂的微笑。是什么给了你们勇气?是那在病床上垂死的病人?还是我们这些躲在家中急需保护的人?无法表达对你们的感激,只能用泪水,来企盼你们平安归来。

我不停的问自己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社会也需要我这样,我会去吗,去,一定去。抬头,看到妈妈泪眼婆娑,我说:妈妈,别担心,小姨会好好地,好人有好报,放心吧……

纵使面前是刀山火海,我也依旧不怕,强大的后盾有你们,这场战争不是难题!你们剪下的是一缕秀发,留着的是一颗善心,在未来,你们将长出更秀丽,更夺目的长发!

而我们以你为榜样,努力学好本领,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