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时代的诗人

时间:2020-05-16 11:54:33 | 作者:李欣宸

“没有哪位艺术家能全天二十四小时创作艺术……历史亦是如此。”一个有趣而不典型的传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序言中这么写道。

漫漫长河中,能改变水流流向的,细数只有几个岔口。在平淡的无谓时光里,终会有几个节点,能够掀起世界的巨浪。波澜过后,或光辉灿烂,或悲剧失意,这些时刻却都满怀人类价值的群星,照耀后人。

历史,时不时会突然站起,给这些充满戏剧性的巅峰时刻以称颂的讴歌。它用诗歌记录下的所有,构成了我们所熟知的那些人和事。

孰能料到,早在麦哲伦之前,便有人发现了太平洋。而第一双倒映出太平洋的眼睛,竟属于一个藏在行李箱里,偷渡只为了躲避债务的欧洲人,巴尔沃亚。他具有过人的勇莽和狡黠,如同一个冒险家,翻山越岭,历经千辛万苦抵达了他梦寐以求的黄金国。巴尔沃亚渴望被人敬仰,他发现太平洋的伟大功绩,本来将被记载至人类史册,流芳百世。

然而,只是一捧黄金,便引出了人类最为贪婪的本性。

他擅自赶跑了执法长官;看到黄金后,与同行人如野狗般大动干戈,让土著首领诧异于所谓“文化人”的作为;在即将名垂青史的前夜,对手无寸铁的印第安俘虏大肆屠杀,使他一生蒙羞……

他一面希望自己的名字烙刻在人类文明的丰碑上,一面实行着种种残暴粗鲁的行径。这种矛盾之举,最终导致了巴尔沃亚的断头。

但这何尝不反映出,探险的原料不只需要周详的计划、勇敢的执行者,贪婪的野心也是必不可少的。对世间的探索,若少了像巴尔沃亚这种雄心勃勃的人,就失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人类那一份创新与挑战的决心。

英国海军上校斯科特,带领一支英勇的队伍去征服人类从未踏足之地——南极。

不曾想,在他们到达南极点前一个月,挪威人阿蒙森带领的队伍已经在这片被茫茫大雪覆盖的极地上,插上了挪威国旗。

在失落中,严寒不断催促探险小队五人继续前进,折磨着他们本已疲惫不堪的身躯;饥饿却不近人情地使他们不得不停下,食物定量愈来愈少,每天一顿热餐不够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他们的身体开始虚弱、不听使唤。

最终,还在苟延残喘的斯科特三人绝望地躺在帐篷的睡袋中一言不发,因为他们知道,死神的脚步正在逼近。

在霜冻、冰雪和风暴袭击帐篷的夜晚,斯科特用战栗的手,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对国家的自豪,和对家人的思念:“关于这次远征的一切,我能告诉你(他的妻子)什么呢?它比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不知要好多少!”

同不可战胜的、具有绝对胜算的厄运的搏斗中,他壮丽地毁灭了自我,无怨无悔。对人类事业的不断开拓与发展,若不具备斯科特这种探索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人类以何能征服这世界!

茨威格选取的人物,不是那些被人们传颂千年的圣人。他们有鲜明的个性,真实的血肉和传神的灵魂。他们因不完美而特别,也因不平凡而伟大。

也许在斯蒂芬·茨威格的眼里,他笔下所记录的一刻,是一个微弱的星辰在隐隐发着不起眼的光,闪过天空之时,改变了许多事后,就消逝不见。他便把这些掉落人间的星屑一片一片,耐心地拾起并擦亮,收集成一本属于人类的群星闪耀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