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长大了

时间:2020-11-15 13:24:30 | 作者:孙昊琛

有时候,长大只需一瞬间。

每天早晨,调到6:20的闹铃响过几遍我才能起来,然后急匆匆洗漱,往嘴里塞早餐,背书包,提水壶,甩门而去,仿佛一切都像设置好的程序一般,就连水壶中的水也是正正好的温度,不冷不热。

又一天清晨,闹钟响过,我睡眼惺忪地爬起来,然后一切都按“流程”进行,6点43分了,快要迟到了,我的水壶却找不到。两分钟过去了,还不见水壶踪影。情急之下大喊:“谁见我的水壶了,肯定有人拿走了”,闻声赶来的母亲摇摇头,说“去问问你爸”。

厨房的门紧闭着,无名的怒火在胸腔里呼呼燃烧,“我都快迟到了!”我不满地嘀咕着,“唰”地,我使劲推开了房门,抑住怒火说:“爸,你见我的……”我突然看到爸爸在玻璃门后的灶台边举着我的水杯,缓缓地向一只大瓷碗里倒沸水。水杯举得很高,沸水像瀑布一般从杯沿倾泻而下,涌向瓷碗,水花清晰可见,并伴以滚滚热浪在父亲眼前飞舞,水雾升腾,刺得他睁不开眼,他再举起瓷碗,向水杯中倒热水,还可以听到水撞击杯底杯壁的“咚咚”声,这些重复了数次的动作,竟被他做得像化学家往烧杯倒化学试剂那样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神圣而小心,他放下瓷碗,向他的手背吹气,并不停地甩手,应该是被滚烫的水花溅到。停顿几秒,爸爸又开始他的“工作”。哦,原来是爸爸怕壶里的水烫我的嘴,这样反复倒,是为了把水晾凉。

看着这一幕,我不禁想起我与父亲的关系:不温不热,不冷不暖。他总问我的成绩,我也尽可能详细回复,但我们像银行的存钱者与工作人员,除了把详细的信息报上去后,似乎无事可说,当然如果我考得不好,他就生气无比,说我“能力不足”或“没有别人聪明”,我就暴跳如雷,甩门而去,留下他一个人生闷气。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一个好爸爸,他每天起很早给我做饭;怕我学习受到干扰而搬出舒适的书房,睡到硬邦邦的床上;他向老师们询问我的学习情况;怕我睡眠不够,陪我学习,催我去睡觉……

“好了!”爸爸拧上杯盖,向门口走来,他默默地递给我水,低低地说:“快走吧,要迟到了。”我机械地点点头,喉咙像被浸泡过的馒头堵住了一样,想说点感激与动人的话来,到口边却是“再见”二字,便匆匆往外走,轻轻地关上了门。

在父亲为我倒水的那一刻,我理解了父爱,我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