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褪色

时间:2021-04-07 13:25:53 | 作者:罗玉涵

尽管身隔千里,但我们的心早已团圆。

――题记

云层翻涌,夜幕即将降临。霞云之上是滚烫星河,霞云之下是万家灯火。

今晚并不平凡。

“嘶!”一阵刺耳的声音划过夜空的宁静,我不禁放眼望去,一道亮光掠过漆黑的夜晚,仿佛天空被划破。光点不停向上,直至云端。“砰!”一只庞大而美丽的花朵在夜空中绽放,无数的“花瓣”由长至短,最后化为许多明点,如无数的星辰坠落人间。

随着第一声礼炮的响起,更多的光点飞入云端,绚丽多彩的烟花是夜空璀璨无比。不停歇的“砰砰”声仿佛在向世人宣告春节的到来,人们喜悦的欢笑声铺天盖地。

是的,还有几个小时就到大年初一了。今天,是除夕。

我坐在街中的角落,呆呆地望着天空。烟花璀璨的光芒,夺目的光束没有一丝射入我的心中,华丽的巨大花朵,在我的眼中逐渐朦胧,直至它化为一团没有棱角的光芒。

泪水划过脸颊,落入早已溢出心中的悲伤,落入茫茫的黑暗之中,

“女儿,今年妈妈还是不能回家过年”母亲的一通电话,打破了我对明天春节团圆的所有幻想。母亲的话时刻在耳边回荡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今年妈妈还是不能回来啊!”我在心中无声呐喊“妈妈难道不会思念我吗……”泪水再次滑落,我在黑暗中深深的埋着头,泣不成声。

“叮叮……”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妈妈的电话。我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想都没有想便挂断了。这时,在不远处一个苍老微弱的声音传来,“女儿,爸爸明天可能不能回家陪你过年了。”“滴……滴”紧接着是对面挂断电话的声音,不知怎的,我竟有些好奇,循着声音踱步过去。

清幽的路灯下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身边弥漫着悲伤,与这欢乐的时刻格格不入。听刚刚的对话,他是位父亲吧。在看向他的那一瞬间我居然想到了妈妈。

听他的口音就知道是外地来的。我细细的打量着他,凌乱的头发夹着银丝盖住眉毛,干涸的双眼没有一丝灵气,眼皮的垂拉使得他的皱纹更发显眼深刻,他的皮肤就像没有雨水滋润的旱地。衣服是灰色的,松松垮垮,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点也不合身,仔细一看,满是泥土和灰尘,看样子应该是从外地来打工的工人。

这时他发现了我,一时间里四目相对。他的眼神没有一点光彩,很是呆滞。不知怎的,我有些心虚,慌忙低下了头,再次抬起时,那位叔叔依旧在路灯下,不同于刚才的是,此时的他像小孩子似的抱头痛哭。

早就听说光代表幸运,可这位身处光下的叔叔却没有得到幸运之神的一丝眷顾。

我于心不忍,从口袋慌忙摸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叔叔,我这有纸,马上过年了,别太伤心。”“谢谢你,好孩子”惊讶从它的眼中迅速略过,紧接着,真挚的目光中充满感激。

“孩子,你咋不回家呀?这大过年的,快回去陪父母吧!”

“叔叔,你怎么不回家,您不怕儿女伤心吗?”我并没有接上他的话,反问道。

“我不是不想回,是不能回啊。已经没有回家的车票了,要不是太远,我就是走也要走回去看我的女儿,我……我是多么想念孩子啊。”他的声音越发颤抖,在烟花光芒的照耀下,我清楚地看见他的脸庞上满是泪痕。

此时的我才明白,每位父母都有难以诉说的苦衷,有谁会不思念儿女呢?有谁会不想回家呢?有时真的只是无能为力罢了。不管身在何处,每位父母对儿女的关心与爱从未减少。亲情就像放风筝,浓浓的爱意就像风筝线,尽管是云泥之隔,爱的牵引却使我们从未离开彼此。

“叮……叮”电话再次响起,是母亲打来的!我克制住心中的激动,选择了接通。电话那头是母亲慌乱的语气“女儿,你别怪妈,妈也想回家,你听我解释……”“妈妈,您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有难以放下的工作,你也有自己的事业,我可以理解的。”“女儿,谢谢……谢谢你能理解我”电话那头传来轻轻的啜泣声。紧接着是一片宁静,电话中,我们只能听到彼此轻微的喘息声。

“咚……咚咚”新年的钟声响起,人群的欢呼声越发响亮。

“妈妈,新年快乐!”我主动打破了这片寂静。

“女儿,妈妈明年一定回来!”电话那头是妈妈坚定的语气。

身隔千里又怎么样,在爱与亲情的彼端,我和母亲的心早已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