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时间:2021-04-07 13:54:05 | 作者:施嘉昕

夜深了,听着宿管老师将门关上,听着宿友们熟睡后平缓的呼吸声,听着风声、蝉鸣和校外车辆的轰鸣声——我失眠了。这是我来到学校这么久,第一次失眠。

望着窗外那暖暖的黄光,我的思绪渐渐飘到了九霄云外。

此时的阳台,很冷却很美。寒风的呼啸也抵不过昏暗的夜幕中缀满的繁星。从阳台仰头望,可以清晰地看见北斗七星,它们真像书上说的那样,像极了一把被遗忘在夜幕中的勺子一样,那样的神秘那样令人着迷。在它周围,有许许多多微小的星星衬托、点缀着。

往下一点,总有那么两三颗星星一直像灯一样,闪着不同的光芒。最初我一直以为是飞机,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星星。

我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里的一段话:她的奶奶曾给她讲过,那些划过天际的星星代表着逝去的人的生命陨落,而她有一天也会变成一颗星星从天际划过。这段话讲述了一个有关星星的美丽的故事,但这并不是真的。我看过一本天文学读物,星星其实是宇宙中的恒星,它们一些是太阳的几倍,一些比地球还要小上好几十倍。但有些小的恒星的热量可能是太阳的几万倍,只是因为光年距离而导致它们看起来特别小。那些越亮的星星热量越高,光度越冷的,说明热量越低。当恒星到达一定年龄时,会自动爆炸,也就是恒星的消逝。爆炸后它们会成为宇宙中的陨石、尘埃,散落在宇宙的各个地方。

那些总是闪光的星星,也许就是即将“寿终正寝”的恒星吧。

扫了一眼闹钟,不知不觉间我已坐了一个多小时,但离真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正的天亮还早得很。想想失眠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晚修后喝了一杯浓茶,又或者是因为午休睡太多了吧。

夜又深了几分,也愈加冰冷了。这冰凉的夜风使我又清醒了几分,渐渐的没了想睡的欲望。看着睡得香甜的舍友,莫名多了几分羡慕。

夜太长太长了,仔细一想,似乎最近都没怎么见过月亮,难不成这小姑娘也去躲冷了?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寒噤,紧了紧衣领,却仍然没有睡意。

思绪飘荡无定。忽然想起了家门前那一株桂花。那是一株年老的桂花,她宛如一个古稀老人,佝偻着身子,枝叶稀疏。却用她所剩无几的韶华,为我们献上可将人溺在其中无法自拔的满树花香。每年等到桂花成熟,大约就是这个时间,然后用小铁盘将它们轻摘下来,洗净,放在烈日下晒干后,与陈茶一同泡水。香甜的陈茶中夹着几分桂香,使我躁动的性情一下子就冷却下来了,如同滔天大火偏偏就遇上了倾盆大雨一般。这株桂树的花期有点特别,她是始于深秋,终于夏末。

古人常以梅兰竹菊比拟人格,认为它们十分高洁。我并不反驳,但我却以为桂花更为淡雅。它虽有满树金黄,却不与月色争辉;她虽有迷人芳香,却在茉莉花开时悄然退让,真可谓淡泊且高雅。

当思绪霎地收回时,才发现一切不过想象罢了。恍惚之间,我似乎了解了我失眠的原因了——太过于在意一时的成败。或许,我真该学一学桂花的样子,学着淡然看待一切,学着给心灵做减法。

夜已至深,更凉、也更静了。但失眠的人,依旧煎熬地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