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容易

时间:2020-07-07 10:55:46 | 作者:余思源

我的发小曾经说过:“科长就在办公室盖盖章就好了吗?”

他说的是我的父亲。其实这也是我的一个疑问。小时候我和发小经常去父亲公司,父亲似乎没什么事,一会儿在键盘上打打字,噼里啪啦的;一会儿有人找他盖公章,他总是一脸轻松地举起章一顿盖,红的蓝的印子明晃晃的。

那时的父亲神气极了,我也非常引以为傲,总是带着点炫耀的语气说:“我爸爸可厉害了,盖盖章就能拿好多钱呢!”

我渐渐长大,小学、初中,学业越来越重,渐渐地也不去父亲公司了,可我依然觉得,父亲还是那个意气风发、夹着公文包走得飞快的样子,我在成长,却从没意识到父亲在变老。

直到有一次,我从补习班回来,外面风很大,父亲倚在阳台的栏杆上打电话,并没有意识到我回来了。我收拾东西,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看他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脸上带着些倦意。我看着他,感觉他突然变得不年轻了,他的背有些微微佝偻了。一缕一缕烟气升腾起来,又被风很快吹散,紧接着,下一缕又飘动出来。那烟雾犹如父亲的愁绪,随着叹息声,我似乎感受到,原来我一直都理解错了,父亲这一步步走来,并不是容易的。

初三之后,我经常撞见父亲晚归,我收拾完东西,放下疲惫的身体,头才沾着枕边,就听见门开的声音。父亲的工作近年又有了些许变动,三四天才着一次家。我清楚地意识到父亲的不易,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当我手舞足蹈的时候,父亲都不说话。

我不再一直以那句玩笑话调侃父亲了,每当想起,心中就泛起一阵涩。哪怕他不再年轻,他也一直是我心中那个神采飞扬的父亲,一直无法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