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有花静静开

时间:2021-04-07 12:58:42 | 作者:余晋宇

烟波浩渺的回忆中,那些刻骨铭心的瞬间仿佛掺杂芳香的小溪,潺潺流入心田,一个搀扶,一个敬礼,一元硬币,一不经意,又跌入了我们目光中,惊起波澜。

那次搀扶,是心中最美丽的迎春花。三月春花渐次醒,寂静的街道重回忙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辆大巴缓缓地驶着,“306号到站”电子报站音落,人们走上车厢,寻着一席安身空地,一位老人脚下却不慎一滑,一只脚踏入车台阶下,眼看就要摔倒,一双双手都纷纷伸了出来,原来是身后的几位乘客,他们朝着老人笑了笑,老人斑驳的胡须下渐渐地咧开了嘴,阳光照在他们身上,似那顶着朝阳的迎春花熠熠生辉。

那个敬礼,是心中最真挚的荷花。八月扬我国威,屏幕里的三军将士步幅整齐,敬畏的目光凝望着天安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他们的人民。表弟嚷着:“好热好热,受不了了,我要吃冰棒!”奔出客厅,转瞬间就含了一根在口中,又拿着几根分给我们。“他们不热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吗?”我回过神来,表弟稚嫩的声音响起。“他们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不辞辛苦,踢踏在炽热的方砖上。”我回答完,表弟望着屏中的艳阳天,“腾”地站起来,左手拿着冰棒,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少先队员礼,汗珠晶莹地洒在他脸上,宛如水中荷花闪闪发光。

那枚硬币,是心中最质朴的梅花。十二月春寒料峭,我裹紧衣服,匆匆想要逃离这骇人的温度。一个声音却硬生生拽住了我的脚步。“叔叔,你怎么不回家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低下头问一个倦在路边的流浪汉。“我……我已经没有家了。”他艰难地抬起头,干瘪的嘴唇中挤出几个冻僵了的字。“是不是没有钱坐车回家?我这有!”她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元硬币,放在流浪汉手中。在小女孩灿烂的笑靥中,流浪汉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仿佛是风雪中那枝不显眼的梅。

心中那繁密的花园,我尽心浇灌培养,在属于它们的生命里,绽放出最芬芳的花瓣,迸发出最耀眼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