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特别什么

时间:2021-03-16 11:43:47 | 作者:孙浩博

那声音特别遥远

夏日清晨,当第一缕亮光射穿云霄,天边泛起霞光,只一会儿,便浸润了整个天空。万籁俱寂,几只鸟在我窗边叫着:“嗨,该起床了!”。我被这熟悉的叫声唤醒,睁开眼看见几个小家伙落在窗边。我刚一起床,它们便飞走了,像是完成了每天的任务一样。我立即出门,向姥姥家的后山跑去。

姥姥家在净月潭旁,屋后有个小山坡,是我童年最喜欢玩的地方。山上草木环绕,山下有个人工池,清澈见底,水中鱼儿游来游去。几个石墩立在池中,是一座简单的石桥。几株柳树将枝条伸入水中,倒映出嫩绿的倩影。我常登上山坡,坐在草地上仰望天空,看着小鸟在头顶盘旋,它们或是三五成群地飞翔,或是在我身边落下。不时发出啾啾的叫声唱着那些我听不懂又无比动听的歌。有的鸟喜欢长鸣一声,有的则生涩的叫几声,还有几只黄鸟发出高低起伏的声音,这些声音似杂乱无章,却构成了一首悠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扬的小调。听着这悦耳的鸟叫,我的心也随着鸟儿自由飞翔,沉醉其中。

上学以后,为了离学校近些,我与父母搬到了市中心住。只是周末与假期能回姥姥家。这里高楼林立,站在窗边能看到远处的高架,每天起床听见的只有汽笛轰鸣与叮当的施工声。小区里既没有山坡,更无那悦耳的鸟鸣。

姥姥家旁也在陆续开发,多了许多小区,我曾经的世外桃源也在一点点被侵蚀。水池里的水越来越少,直到干涸,里面的石桥孤零零立在那,山坡杂草丛生,另一边甚至已经变成了其他小区的院墙。最令我难过的是那群天天叫我起床的鸟儿,我已经很久没听过它们的叫声了,偶尔几只鸟飞过,也是匆匆掠过,似乎早已失去了歌唱的心情。

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快,城市越来越大,交通越来越便利,休闲生活越来越丰富,可那悦耳的鸟鸣声却越来越远,我不知这是对是错。那声音对我而言特别遥远,只存在于记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