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论作文初一

时间:2021-04-06 12:13:38 | 作者:杨雅晴

篇一:争论作文初一

许鸿逸

这是大年初一的前一天,大街小巷人来车往,到处是小贩的吆喝声,“看一看吧!”的声音此起彼伏;年货市场里堵的水泄不通,人满为患,到处都是热烈与紧张的气氛。

可是有一个地方像是与世隔绝,安静的可怕,就是这几平米见方的金属空间!

“怎么,不服?”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地大喊声打破了宁静,“这都规定了电梯里要戴口罩。你不怕死,我还怕呢!”只见她的眉毛形成一个“V”字,眼睛瞪得越来越接近一个圆,鼓得像副立体画。她的脚叉的老开,一只手插在腰上,和等边三角形无二,另一只手指向对面的男人,毫不客气。

“叮!”突然,电梯提示音响起。原来,是女人的楼层到了。可是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脸被口罩捂的通红也不曾停下。

被指着的男人面色平静,双手叉在胸前,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破口大骂,还时不时吹吹口哨,面对着刺耳的咒骂声毫无波澜。

“我戴不戴口罩,是我自己的事情。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每一个字都在同一个音调上,毫无起伏,甚至还有些轻蔑,好像不是在争吵,而是像在聊“今晚吃什么?”这样的问题一样。

“况且你不是带了口罩么?”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好像在说:不要多管闲事,费力不讨好。

“简直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女人喊的越来越大声,连电梯都因此而颤抖。

她的脸越来越红,好像下一秒就要烧起来了,她的身子连同她的手臂都被气的颤抖起来,眼睛鼓得像是下一秒就会爆出来。

“叮!”突然,电梯里又响起了提示音。只见男人一只手插着裤兜,另一只手在空中挥了挥,摆着胜利的姿态,说:“我不戴口罩,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电梯门慢慢地合上,试图使这场争吵停止,可即便这样也合不住女人的嘴。她依旧站在那里破口大骂,整个楼层都回荡着她的声音。

在疫情间,因不戴口罩而引发的争吵并不在少数,而几乎每次都是以这样的不愉快而结束。可是,那些不戴口罩的人,真的是故意的吗?而那些好心“提醒”的人,又是否言行得当呢?

任由争吵的火焰蔓延,为什么不尝试去改变一下呢?也许不戴口罩的背后,是因为他的匆匆忙忙,又或者是因为他不太好的记性。

有时候,只需要一句好心的提醒:“请戴上口罩!”又或者是递去一只实实在在的口罩,就能少一份争吵,多一份人情。

篇二:争论作文初一

施苇杭

一个清冷的夜,窗外的风在拉着忧伤的曲子。

我倚着床头,望着书桌上的照片,渐渐进入了沉思……

那是一节电影课,大屏幕上一只青蛙与公主翩翩起舞,我们在下面目不转睛,全神贯注,突然同桌戳了戳我,用认真的眼神若有所思地问我:“蟾蜍是青蛙吗?”

我愣了一下,感到她问的这个问题很可笑,漫不经心地说道:“当然不是啦!”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转过脸去看电影了。

我坐在那里暗暗发笑,似乎心脏在快速跳动,似乎听到了它撞击胸腔的声音!内心深处有个狂乐的低语“哈哈哈,她连这个都不会!呵!”我同桌,语数英体,门门都好,在以前的课上基本是我问她问题,所以我总觉得她什么都知道,十分佩服她。正当我继续品味我知道一个她不知道的问题的欣喜时,她又转了过来。

“怎么了?”我问。

“我认为蟾蜍就是青蛙!”她严肃地说道。

“蟾蜍怎么可能是青蛙?” 我这次真的笑出声。

“蟾蜍就是青蛙!它俩长得一样。” 同桌撅着嘴,用恼怒的眼神盯着我。

这次我没理她,她翘起食指,使劲往我身上戳,劲越来越大,我终于被她弄得烦了,猛地转过头低声对她吼道:“我告诉你,蟾蜍不是青蛙,而且永远都不可能是青蛙!”

“砰”的一声,随着一声惨叫,前桌揉着脑门转了过来,他喜欢凑热闹。同桌似乎看到了希望,便激动地问他到底是不是,他摆弄着我的笔盒,拖拖拉拉地回答:“是一样的呢!它俩长得相同,产的卵一样,都是两栖动物。”同桌得到了赞同,挺直了胸脯,头抬得高高地,用激昂的语气对我示威,像是宣布了一件极具影响意义的重大科学发现。

这一刻,我内心似乎在动摇,像气球被扎破,像水瓶被崩裂,身体前后摇晃。内心深处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质问,我惊惶地盯着同桌因高兴而发光的脸,用微弱颤抖的声音嘟囔:“蟾蜍……蟾蜍不是青蛙,不是……”

同桌不屑地瞟我一眼,“呵!谁信呀?”

我从回忆中缓过神来,轻轻地笑着,同桌高兴的细语还在耳边荡漾,渐远,渐远……后来,我同桌转走了,我们再也没有争论……

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我开始怀念那段曾经一起争论的日子。

篇三:争论作文初一

尚子琪

“滴答,滴答”,墙上的钟表顺时针转动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眼前数学试卷最后一道压轴题想了很久,却依然找不到解题的思路。

“吃饭喽!美味的红烧肉来等着你来吃,快来!”这时,客厅里传来爸爸的声音。

话音刚落,红烧肉的香味顺着风,飘到了我的房间,溜进了我的鼻子里。还没有完成作业的我,却无暇顾及这些。我烦躁地喊道:“我不饿,不想吃饭了!”

爸爸没说话,轻声地走到了我的书桌旁,俯下身来轻声地问我:“是谁招惹我的宝贝女儿,惹她这么不高兴,连晚饭都不吃了?”

正焦躁的我,对于爸爸的问话,就想赶紧敷衍过去:“没人惹我,就是不想吃!”

爸爸看着我,眼神慢慢的从我的身上转移到桌上的试卷,拿起来看了看说:“原来是压轴题不会呀,你先去吃饭,我帮你把这道题看一下,待会儿给你讲下解题思路。”

我极不情愿地走出房间,来到餐桌前,心情郁闷地坐下,拿起筷子随便扒了几口饭,吃了几根菜叶子就放下碗了。

看我这样,爸爸拿着试卷走到了我旁边,耐心的给我讲解题目:“这是一道动点进阶问题,首先要分析这个动点P经过其它点时,存在的几种可能性,一般情况下,这道题会有多个答案,解题方式也有很多……”爸爸在一旁边讲解题思路,一边让我自己动脑筋去思考,去分析这个动点的多样性。

“动点P还要往右运动,定点和原来是不一样的!” 突然,我发现了爸爸的解题步骤有漏洞,便立马向他提出来。

“难怪呢,你这数学怎么学的,这道题不应该这么做,这么做必定错。”爸爸并没有发现问题,便和我争论起来。

说完这句话,又开始从头到尾又跟我解释他的思路和想法。

说着说着,爸爸发现第二次和第一次的答案不一样,便又重新拿起笔,倒回去再计算一遍,才发现自己的计算错误。

一道数学题,终究有解,我与爸爸你一言我一语,也终究告一段落,饭桌上的香气再一次飘到我们的鼻尖……

有时候,一次不大不小的争论,也挺好。

篇四:争论作文初一

杨雅晴

桂花轻盈地飘在窗前,阳光浸过窗格映射在帘幕上。风轻拂,树叶微微振动。我推开窗,扑面而来的桂花香,秋风轻拂着我的脸庞,把我的思绪带到很远很远。

记忆的琴弦拨回几周前,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课间,因为数学课代表在黑板上写了两道拓展题而争论出火花。

“这还不小菜一碟!”第一道题是关于几何的,这种类型的题可是我最拿手的,望着大家冥思苦想的样子,嘴角便不自觉地上扬。我随意地抽出草稿纸,笔头快速地在纸上滑过,潦草地写出了几个运算公式便得出了结果。

“这道题应该先算角ACB和角ECD的关系,再利用辅助线算出内错角的度数,证出这两条直线垂直,两个三角形有共边,就可以证明是全等三角形了,简直完美好吧。”我转起了笔,提高了嗓门儿,哼着小曲,眯着小眼,沉浸在自我陶醉中。

同桌瞧见我这神态,放下了准备进攻第二题的笔,拿起草稿纸就和我争论起来:“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两个角是同旁内角好吗,先求出这两个同位角的度数,证出两直线平行,这两个三角形是有共边,但是构成了SSA,不满足条件所以不是全等三角形。”比起我的发言,他显得更加沉着冷静,且井井有条。草稿纸上的步骤密且完整,怼得我瞬间哑口无言。我这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条件导致的一步错步步错。在看着他用纤细的手指指着步骤细细地给我讲解,我沉默了。这一次,是我输了。

于是第二场的比拼开始了。我吸取了教训算起了第二题,第二题属于经济类问题,这正是我的短板,我算得很小心。比起上一次,我的速度慢了许多。

他貌似是获得了胜利后有些自信,早早地就写完等我了。看到两个不一样的答案,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觉得A方案比较划算,首先根据条件算出需要成本比B方案多十元,但是最后性价比却比B方案高,在列个方程,算出总价。”只见他挑了挑眉毛,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这下可是给了我机会,我一下看穿了他的错误,并指出了方程的漏洞,看到正确答案是B方案,我松了一口气。

“这次,是你赢了。”

“没有,我们打平了哦。”

我把目光转向其他同学,金灿灿的阳光洒向还在为解题争吵不休的几个少年身上。

岁月深深浅浅,流年短短长长。

那场争论让我认识了一个据理力争的你,承载了我青涩的勇气和懵懂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