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港来山

时间:2021-04-06 15:32:09 | 作者:王艺蓁

此生逍遥天休问,古来万事东流水。

——题记

人们说繁华城市里的故人,不会忘记滞留在旧时胡同里的童年,儿时的情谊缱绻。我也入世随俗,便提笔写下那时的事、物与永难忘记的人。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有一个双胞胎哥哥。我与他分别降临于晨暮,一个鸿蒙之初,一个末日之后,互有阴阳,却又是重生后的更迭。我们的性格完全相反,哥哥开朗阳光,而我则沉默孤僻,我们是双生子,在同一个地方长大,沉在同一片羊水里出生,我们循还往复,彼此依靠,生生不息。

就如我说的,我们兄弟俩性格大相径庭。哥哥爱干净,也讨人喜欢,他纯粹且澄澈,譬如朝霞,譬如晨光,干净而美好。他会弹钢琴,孤儿院的琴房除了一位护工后就只有他才可以使用,这是院长给他的特权,而他又总会叫上我,让我同他一齐坐在琴椅上。而我的身上则总是脏兮兮的——倒不是因为贪玩,因为性格问题,我总会被孤儿院的其他人欺负,白衬衫上的灰尘久而久之就成了区分我们的最好方法。每每受欺负时,哥哥都会挡在我身前,孩子们对他是又敬又怕,只得暂时走开。可哥哥并不能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直做我的保护伞。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市里有名的富商来孤儿院,他一眼看中了我的哥哥,当即决定收养他,在他和院长谈话的时候,哥哥把我拉到了一边,和我换了衣服,并叮嘱道:“你以后去了叔叔家里要听话,我们玩个游戏,把身份交换,看大人什么时候发现,谁先被发现谁就输了。”我那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却已无法反抗——富商与院长已经看到我们了。

我小心翼翼抬起头望向桌对面英俊的男人:“讲完了?”他温文尔雅地摇摇头:”我被领养后去了国外,等到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哥哥。一找才知道,他已经因为白血病死了。”

我猛地抬头,男人红了眼眶:“他食言了,他说会好好的……”我合上笔记本,有些不知所措,朝男人道过谢后走出了咖啡馆。

我在他的传记后面加了这样一段话:“他不会哭了,他想把眼泪留着,直到再见到哥哥的那天再哭,他在等他哥哥回家,世界也在等他回家。他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也是一个不称职的弟弟。香港有太平山,重庆有歌乐山,日本有富士山,他的心里也永远有一个保护他,爱他也欺骗了他的山。”